反派都想与我谈恋爱[快穿] - 分卷阅读6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像把自己全部托付给这个人也没所谓。

    事实证明,处于发情期的omega除了抑制剂,这份燥热难耐真的是很难被遏制下来,浴缸里的人就像是一条垂死挣扎的鱼,没意识的胡乱扑腾起来,溅了姜独一身的水。

    水流从花洒上的小孔喷涌而出,姜独捋起袖子试了试水温,觉得合适后才开始给浴缸里的人洗澡。

    “姜独,我的名字。”男人迈步走出卫生间,“这件衣服就送你了,不用还。”

    “天哪,是omega。这地方居然有omega?”

    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来了?

    前方的云修依旧兀自说着:“反正明天休息日不用上班,可以睡个好觉……嗯?什么味儿?”

    浴缸中的人还在低吟着,姜独喘了口气,突然仰头望天花板。

    他甫一扭头,视线接触的瞬间,两人俱是一怔。

    淡淡的雪松香里掺杂着蜂蜜的甜香,撩的人几欲癫狂。

    一杯酒下肚,腹部连着胸膛都暖洋洋的。

    男人不回答,只说:“或者带个值得你信任的朋友或亲属来,一个人来这种场所是很危险的。”

    莫书浅懒得说话,看了眼桌上的鸡尾酒,沉思片刻,冲酒保道:“再调一杯。”

    “和你走在一起更危险!”莫书浅说,“大半夜的,路上都没什么人……你点快走吧。”

    因为信息素的气味在一点一点挑衅着他的理智。

    重新回到热闹的大厅,找到位置坐下,云修见他换了一身装扮,奇怪道:“我是不是喝多了,你来的时候穿的是这件吗?”

    “行了,我又不是不能走,我能走,你不用扛着我。”云修推开他,踉踉跄跄的往前走,六亲不认的步伐看的莫书浅想打人,“你早点回去啊,我就先回去了你,你注意安全啊!”

    这一仰头,好久都没有冷静回来,不知不觉,莫书浅已经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朦朦胧胧。

    “叫你少喝点,你这是喝了多少?我不扛着你就是要露宿的节奏啊。早知这样我还不如一个人回去……”

    好像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一群人。

    他扶着墙,勉强站起身来,云修踌躇着说:“可是你一个人太危险……”

    “怎么回事,这个味道?”

    男人侧首看向莫书浅,他的个子很高,莫书浅自己已经够高了,对方竟比他还要高出半个头。

    云修却道:“没事,我一直在这看着呢,没人下药。”

    莫书浅开始捂着口鼻抖,一双眼死死瞪在地面上。

    他现在就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绵羊,而那群人是豺狼,一旦被抓住就会被拆骨吃入腹中。

    莫书浅坚持道:“那我不能收。”

    眼前的这双手很白,骨节分明,手指很纤长,仿佛似曾相识。

    匹配度直达百分百。

    视野忽然模糊了起来,阵阵眩晕,莫书浅摸了摸额头,心想或许自己也喝的有点多。

    男人嗤的笑了:“那个人值得你信任吗,还不是照样放着你没管,如果我没来,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莫书浅平日里那双纯澈温润的眸子此时水光涟涟,分明没有喝多少,脸色却异常通红,他捂住嘴,忍不住说了一句:“……不会吧。”

    信息素就跟发了疯的似的扩散在空气中,身为alpha的云修的呼吸也猛地急促起来,他骂道:“操!”

    怀里的人身量挺高,与矮根本靠不着边,可姜独竟是丝毫不费力似的,依然走的很稳很轻松。

    对方大概是怕他直接脱下来还给自己,只得把地址告诉了莫书浅,莫书浅用手机备忘录记下来,再次道谢后,离开了洗手间。

    他觉得他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可如果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会觉得如此安心。

    姜独虽然面无表情,眸色却越来越深。

    莫书浅低头看了眼表,指针指在十一点四十五分,默默槽道:“想早也早不了。”

    今晚温度比较低,走在路上的人浑身却是烫的跟个炉子似的。

    莫书浅已经难受的蹲了下来,周身神经跟麻痹了似的,站也站不起来,就连说话都极为困难:“不知道啊……没有带。”

    姜独:“不必。”

    大概是知道浴缸外的人是alpha,他想也不想,忽的伸手,捧住对方的脸就是一顿亲。

    云修脸上的血色呈飞快速度褪下去,喉结不由自主的滚了滚,强力抑制下来,“你不是说还有好几个月吗?抑制剂呢,带在身边没有?”

    莫书浅:“我没有一个人来。”

    莫书浅扛着云修,一张上坟脸在黑夜里尤为可怖。

    路过一个便利店,他再也走不动了,就地蹲下来,哈出来的气化作白烟融于空气中,街边不知不觉多了一些人。

    莫书浅的肩被他按住,连呼吸都滞了住,不过不容他多想,男人已经为他一颗一颗扣好了外套的纽扣。

    “你快走……再在我身边呆着迟早要出事。”莫书浅攥紧了身上的外套,将口鼻埋入其中,竟然会得到一丝舒缓,“我家很快就,就到了……家里有抑制剂。”

    替他扣完纽扣,男人撤开手,脱去外套后,里面只穿了一件贴身的衬衫,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白的发亮。

    他脸色赤红,跟个猴子屁股似的,显然是没少喝。莫书浅会信他不去把妹来替他看酒才是真的蠢:“我有钱,再调一杯新的。”

    “……好热。”莫书浅闭着眼呢喃,他现在坐在浴缸里什么都没穿,浑身热得宛如在火里烧,全身上下都敏感到极致,连花洒浇在肌肤上也能促使他发出难以自制的呻吟,“嗯……”

    “你……”

    夜晚十一点,路灯把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好像是从这个方向散发出来的……”

    姜独被溅了水也不生气,反而更加温和的稳住对方胡乱扑腾的手脚,以免磕碰到什么地方把自己给弄疼了。

    姜独一失手,花洒滑落下来,铺天盖地的水花彻底打湿了两人。

    根据目前的设定,莫书浅是omega,姜独是alpha,这是这位反派大人亲自拟定的。

    街边的灯昏暗,见没有人追上来,他才缓了口气,可是很快就有人掐住他的下巴转了过去。

    莫书浅被他脱去了衣衫,小心翼翼的放进了浴缸。

    强烈的恐惧刺激着大脑,莫书浅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开始逃,一直逃到转弯巷口才停下来。

    男人说:“你以后不要来这种地方。”

    如果和莫书浅一样化成普通人,只怕在散发信息素的那一刻,身为alpha的姜独会当场失控,在拐弯巷子里就要了他。

    他把莫书浅抱回自己家里,去的不是卧室而是洗手间。

    在被嗡嗡耳鸣充盈的世界中,能听到一些窃窃的人声。

    “啊?”莫书浅不解,这是什么说话口吻,“……你认识我?”

    抬头悄然望去,便能见到对方的眼睫微微垂着,将所有的凛冽敛了下去,乍一看是个温柔的神情,连带着扣纽扣这个小细节都是一丝不苟。

    终于是被发情期给折磨的近乎晕了过去,姜独一手搭在他背上,一手去抄他膝弯,直接打横抱起。

    姜独的脸在夜色中看不太清,莫书浅一语不发的看着他,俊秀的脸上薄红未褪,眼底满满都是水气。

    如果这些人拉住自己会怎么样,是会被带走,还是更糟糕的直接在这里做?

    怀里的人很乖,就是脸色绯红,时不时呜咽一声勾人的低吟。

    酒水一旦离开视线,还是不要喝为好。

    也正是这将近的百分百匹配度作祟,他现在脑子已经不正常了,全靠灵力支撑。

    支走云修后,莫书浅抱紧身上的外套,就跟抓住根救命稻草似的,脖子瑟缩起来,走起路来比醉酒的人还要摇摇晃晃。

    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这怎么可能?明明时间还没有到。

    莫书浅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确认是某品牌的最新款,价格昂贵,想了想觉得不行:“太贵了,要不你告诉我你的地址吧,改天我去店里干洗完后给你送过去。”

    “……”

    说一句话要喘两口气,莫书浅觉得今天真是倒霉透了,先是被某个登徒子酒鬼盯上,再是发情期提前。

    “……”莫书浅声音逐渐弱了下来,莫名有种理亏的感觉,“今天谢谢你,请问你叫名字?”

    “怎么没听我的话,快点回家?”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