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娇男孩最好命 - 分卷阅读10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跟爸爸已经了解过,”孙明雨对他们说,“我们前几天问过一些小雨他们家的邻居,他们说小雨妈妈是未婚先孕,之前有个男朋友,很恩爱,可是就在小雨妈妈怀孕不久那男的为了前途娶了别的女人,把他们母子俩抛弃了。小雨妈妈也因此受了刺激,精神有些不正常。邻居说,小雨妈妈正常的时候还是很疼小雨的,可是一发病她就会打他,这事已经持续一年了。”

    “哥哥,哥哥,呜呜呜,小雨好疼,小雨怕,呜呜呜。”

    穆然还处在暴怒之中,本来只是想喝口水冷静一下,却不想放杯子的时候太用力直接把杯子震碎了。

    “这是什么情况?”喻衡没亲眼见到昨日的场景,所以没什么概念,只是看着此时亲亲密密的母子俩有些不确定地问穆然,“你确定这女的昨天虐待小雨了?这温良贤淑的样子跟你嘴里那个心狠手辣的恶毒疯女人相差也太大了吧。”

    单薄的大门在被狠踹狠砸了十几次后门锁掉落了。两人踹开门进屋, 女人因为小孩哭声搞得心烦意乱,正在怒喝他别哭,甚至还扬起了右手,想要打巴掌。

    孙明雨也很生气,但她到底是成年人,思维方式更成熟。他安抚两个已经快气疯的孩子:“你们这么生气也无济于事,那个女人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她根本不怕你们报警。”

    穆然忍着怒意把刚才发生的事跟他们说了。他刚说到小雨被虐待喻衡就坐不住了,气得跳起来骂那个疯女人,两个大人脸色也凝重了起来。而在他说完报警之后发生的事后,喻衡都快气得肺都炸了,撸着袖子就想去教训那个女人,被父母按回了位子上。

    “嗯。”乐小雨红着鼻头点点头。

    穆然听着小孩的哭声心都跟着疼了,他隔着窗户安慰小孩:“小雨不怕,哥哥在这里。”

    乐小雨哭声渐止,眼睫上还挂着两颗圆滚滚的泪珠, 小身子也哭到一抽一抽,他颤颤伸出自己的手, 呜咽着说:“哥哥,疼,呼呼。”

    屋子里的暴行继续进行着,穆然用仅存的一点理智抖着手报了警。

    穆然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他以为警察来了小雨就不会再受到伤害了。

    “那就让她继续虐待小雨吗?”喻衡扯着嗓子质问,“小雨四五岁,再被她这么打下去会被打死的!”

    这一天他们两个在屋外守了很久,一直守到母子俩进屋睡觉。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医生很快处理好伤口,又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两人付清医药费,又拎着一堆药离开。出医院已经晚上了,小雨已经哭累了趴在穆然怀里睡了过去,睡着了身子还一抽一抽的。穆然把小孩又抱紧了一些,轻轻拍着背。

    喻建柏拍拍儿子的肩膀:“别激动,不是说不管,只是要想个万全的办法,不然你能拦一次难道还能每次都阻止?这件事我跟你妈妈会想办法,你们别冒然跑人家里去,知不知道?”

    孙明雨和喻建柏知道他们这段时间都在关注小孩,天天跑他家去监视他妈妈,可从没想到这两孩子会胆大到直接把孩子偷出来带回家。

    第二天,两人不放心小雨,吃完早饭就去了公园。

    女人却淡定地一笑:“小朋友,你看错了,这些伤是我孩子前几天淘气从楼梯上滚下来磕到的,他是我孩子,我再狠心也不会用皮带打吧,虎毒还不食子呢。”

    “呲——”是皮肤被烫伤的声音。

    “知道了。”两少年低着头闷闷应道。

    番外六 暑假有西瓜篮球还有巧克力和你(三)(穆然视角)

    “砰——”是穆然用石头砸碎玻璃的声音。

    本以为那女人会继续虐待小雨,却不想那女人正抱着孩子亲亲密密地玩游戏,脸上笑容很温柔。而小雨也乖乖窝在妈妈怀里,脸上笑容又甜又乖,看女人的眼神全然没有了昨日的恐惧。

    穆然被警察送回了喻家,喻家人看到他全身湿淋淋的,身后还跟着两位警察都吓了一跳,就担心他犯了什么事,听警察解释过后才松了一口气,一番道谢后把警察送出了门。

    他们也发现了穆然情绪不对,夫妻俩一左一右坐在他身边,耐心问他:

    穆然从没见过一个人能这么厚颜无耻,把黑的都能说成白的,不禁更加气急,正想再次反驳就听那女人不紧不慢地跟警察道:“警察同志,他还是个孩子,你们可别听他夸大事实冤枉我啊,我真的没虐待啊。孩子皮,做家长的总会忍不住上手,但也不可能把孩子往死里打啊。”

    穆然紧紧抓着栏杆,呲目欲裂,他嘶声怒吼:“你住手!给我住手!”

    “砰——砰——砰——”

    穆然冷着脸跟她对视,冷冷道:“我说过,你再敢伤害小雨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说完他拿着石头快步跑到前屋,用石头狠狠砸乐家大门。喻衡也气昏了头,在一旁帮着一起踹门。

    那天女人在家,她正坐在沙发上抽烟,而乐小雨就坐在他面前的地毯上玩积木。女人三两口抽完一根烟,掸了烟灰,她盯着烟蒂看了好久,突然狞笑着抓起了乐小雨的胳膊。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火红的烟头已经落在了小孩娇嫩的手腕上。

    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担心那女人会再次动手,所以在窗外呆了一整天,就像是监视一般。而屋里的母子俩一直亲亲密密地说着悄悄话,合力拼图,气氛很和谐。

    “嗯。”喻衡也赞同道。

    穆然看着血肉模糊的手腕心疼地眼睛都红了,他忍着泪意小心翼翼帮他吹了吹,又亲亲他的额头安慰他:“哥哥带你去看医生, 看完医生就不疼了。”

    很快警察赶了过来。

    “你撒谎!你根本就是在施暴!你用皮带打的,我亲眼看到了!”穆然大声反驳。

    小孩子的肌肤娇嫩,只是被尖利物品划伤都有的疼,更别说是被高温的烟头烫了。他们不敢耽搁,抱着小孩飞跑到最近的社区医院。

    穆然透过窗外看到这触目惊心的一幕,大脑空白了几秒,几秒钟之后他突然大步冲到窗边,大力拍打着窗户。

    “小雨!小雨!”他疯狂叫着,看着满身伤痕的小孩恨不得立马冲出去把人抱起来。

    一边往边上爬。而那个被他叫做妈妈的女人却置若未闻,坚定地举起了皮带,一下一下狠狠地抽打着小孩的背,面目狰狞,一个劲地重复着:“别叫我妈妈!我没你这个儿子!”

    他们就这么观察了几天,女人都没再动手,而且似乎也不上班了,几乎不出门,一整天都待在家里陪着孩子。像所有疼爱孩子的妈妈一般,给他做好吃的陪他玩游戏,时不时会抱着亲亲,惹得小雨不时就来一阵清脆的笑声。

    “说实话我也不清楚,”穆然皱着眉,“我也搞不懂这女人演得哪一出。”

    “小然,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阿衡不是说你去找那小孩了,怎么会被警察送回来?”

    “可看小雨的样子也不像是被妈妈虐待过吧,你看他笑得多开心。”

    穆然气得快疯了,回头看到那女人一副得意的样子恨不得亲手撕烂这副恶心的嘴脸。

    穆然沉着脸不说话,弯腰想捡碎片却被喻衡拦着:“你就别弄了,你现在这样我担心你把自己伤着,等我妈回来吧。”

    本来还想教训几句,可是听说小孩的妈妈用烟头烫孩子之后满脑子只剩下心疼了。

    他跟警察说女人家暴虐待幼童,可谁知那女人睁眼说瞎话。

    见证过那女人丧心病狂的样子,他们不敢再把小雨送回狼窝,所以一合计先带回家了。

    又是一个阴雨天,穆然和喻衡再次准时出现在公园。

    穆然捏了捏鼻梁:“算了,不想这些了,小雨没继续被打我就放心了。”

    女人被喻衡那一脚踹到了墙角了,刚好倒在一堆玻璃碎片上,手上瞬间划出无数道血痕,疼得他一时没爬起来,但是看他们抱着自己的儿子往外走,倒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大喊:“你们要带他去哪里?把我孩子还给我!还给我!”

    “哇——”是小孩因为剧痛而哭嚎不止的声音。

    说完他又看向再次准备动手的女人,红着眼睛大吼:“住手!你再打他一次我马上报警!”

    可是等他走近窗边后,他却被里面的景象吓到了。

    两人置若未闻,坚定地带着乐小雨离开。

    “我去,你这是怎么了?杯子跟你有仇啊!”喻衡瞪着暴怒状态的穆然,满脸的不可思议。

    小孩睡熟了就没醒过来,孙明雨把小孩先抱回了屋,再出来把两儿子叫到了客厅。

    两人开心对视,露出一个笑。

    可即便这样他们也不敢松懈,依旧每天都去公园,女人不在家的时候就陪小雨玩,女人在的时候就在屋外监视着。

    女人听到警笛总算停手了。

    喻衡快步跑过去,一脚把她踹到一边。穆然趁机把小孩抱了起来:“小雨不哭,哥哥来了,不怕不怕,哥哥在这里。”

    鞭子应声落下,乐小雨又是一声痛呼。

    考虑到他们也还是个半大孩子,都没带过小孩子,孙明雨把小孩子带到了自己屋,让小孩跟着他们夫妻俩睡。

    警察估计也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于是口头批评了几句就离开了,顺便把穆然也带走了。

    可是女人看他只是个小孩根本不放在眼里,又狠狠落下一鞭,狞笑着看着穆然:“他是我儿子,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小孩子给我滚一边去!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可是很快,现实又告诉他,是他把人想得太善良了。

    就这么过了半个月,女人再没打过小雨。这让穆然不禁怀疑,难道那女人已经认识到了错误?

    屋里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手里举着两指宽的皮带,而他的面前是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乐小雨。小孩穿着背带短裤,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都是一道一道红的刺目的鞭痕。他紧紧抱着自己的小身子,哭得撕心裂肺,一边叫着妈妈

    窗户上的玻璃四分五裂, 噼里啪啦落在里屋的地板上。乐小雨被尖利的碎裂声吓到,哭得更大声。而女人也吓得扔掉了手上的烟头, 惊恐地看着窗外。

    当看到屋外的穆然后面目狰狞地咒骂道:“又是你!你给我滚, 再让我见到你我饶不了你!”

    穆然有一瞬间也怀疑昨天看到的一切是不是都是自己的幻觉,但很快又否定了。他定定看着小雨身上的长袖长裤,压低声音跟喻衡说:“我昨天确实看到她用皮带打小雨了,下手很重。”

    小孩不敢再叫妈妈,只能放声大哭着,也不知哭了多久,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屋里的女人听到动静停止了抽打,小雨也停止了哭泣,见到窗外的穆然哇地一下哭得更大声了,朝穆然伸出了双手。

    看着脸上还挂着泪痕的小孩终究还是心软了。

    “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孙明雨轻轻摸着小孩的脑袋,叹了口气,“算了,先把他留下吧,明天我跟你爸再去跟他妈妈说说。”

    “小雨——”是喻衡失声尖叫的声音。

    孙明雨夫妻俩很快就回来,看到满地的碎片赶紧让两孩子别下地,自己则去拿了扫帚簸箕清理。

    “警察同志,我没有啊!我没有虐待孩子!刚才只是小孩犯错了,我在惩罚他,可能是没掌握好力度把孩子伤着了。”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