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摸一下我的肌肉吗 - 分卷阅读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许容敬摘了眼镜,苦笑着拧眉心,都是他自作孽呗。

    罗焰外出回来,发现常抽的烟没了,就想买口香糖嚼嚼,结果进了罗森就望见窗边坐了那个人傻钱多的VIP。

    “嗯,我就想忽悠你问,” 他转头看罗焰,坏笑道,“我故意那么说的。”

    朱琛望了眼他这个小师弟的带点落寞的背影,叹口气没再说什么。

    许容敬笑了:“这事儿没科学依据,不可信。”

    罗焰又从自己口袋抽出根口香糖,放嘴里嚼,越嚼越不是滋味,刚才说话的时候,他看那大白瓜VIP眼睛都红了,别不是被他说哭了吧?

    许容敬:“你以为我不想啊?”

    “我不想试。”罗焰不再跟他嘻嘻笑笑,认真的紧。

    罗焰刚才那意思很明显了,拒绝他了。

    罗焰从外头走了进来,许容敬视线就追随着他,直到他在身边落座。

    走到红绿灯口,他没忍住回头瞧了瞧,那个大白瓜VIP还在那样发呆,他突然觉得好笑,绿灯了,没过马路,反倒走了回来,走到罗森外头,就站在他正对面,两眼直直盯着他。

    末了,他又加一句:“哪怕是真的,对我也没啥影响,反正我注定不能传宗接代了。”

    许容敬沉默。

    许容敬把可乐攥在手里,罐子已经被他掐扁了些,他站起来,带着些怒意说:“你别说了!我知道了!”

    “我去的还少啊,我是怕把他又气出高血压。”说到这儿,许容敬就有些自责。

    说实话,他心里挺不爽的,还觉得特委屈。

    许容敬双臂环胸,“你少风流点,眼睛就不疼了。”

    朱琛勾着他的肩,“师父他就是嘴硬心软,你多去几回,他就接受了。”

    许容敬满眼写着你活该。

    朱琛勾住他的肩,“我看看,诶呀,又长高了。”

    “他问我小梅怎么没一起来看他,我就告诉他我又离婚了。”

    第④章

    许容敬:“可乐怎么了?”

    罗焰偏头,对上他的视线,“啊?”

    朱琛摆手:“师父身体倍儿棒,我前阵子回去,他还拿拐杖追着打了三圈。”

    罗焰动了下眉:“VIP,发呆呐,你喝可乐?”

    他看了眼周围,突然发现这儿离那个健身房不是很远,他手机搜了下,的确近,就两站地铁。

    他是以艺术家的眼光去看罗焰的,他相信自己的眼光,罗焰这人绝对不会差,不然他才不会想要去追呢。

    许容敬愤愤进了地铁,他这是撩人没成,反被人说了一通。

    这话罗焰听见了,还听得特别清楚。

    罗焰心直口快道:“我不信什么一见钟情,那都是看皮相的。”

    朱琛看许容敬又开始瞪人了,就晓得他心情好些了,“容敬,师父他年纪大,你喜欢男的,他一时接受不了,其实最近已经好很多了,你有空就回去看看。”

    “你又惹他了?”

    许容敬喝口可乐,太甜,没气了……

    付完钱,他抽了根口香糖嚼了会儿,发现那VIP还是那个姿势在发呆,又觉得自己干嘛盯着人家看,傻逼了,扔了糖纸,转头走人。

    朱琛拍拍他的肩:“那不行,我魅力大,挡不住。”

    罗焰愣了下,上下看了许容敬好几眼,“真没看出来……”

    罗焰把手里的包装壳拧了团,弹进了垃圾桶,他刚才就不该折回来,这下傻逼了吧。

    许容敬扯了下嘴角,有点自嘲,他转移话题:“不提这个了,师父身体好就行,我看看你的画儿,你去招呼别人吧。”

    许容敬点点头:“嗯。”

    朱琛领着许容敬向里走,许容敬问着:“师父最近身体怎么样?”

    话说出口,他就想收回,谁知许容敬应了,“是啊。”

    罗焰在外头看出他的口型是在叫他,还有他满脸的讶然,觉得更好笑。

    罗焰跟他同个姿势望着窗外:“我就随便问问。”

    柳老五十六岁的时候收了他,从四岁开始,他就跟着他学画,二十四岁的时候,他带着男人跟他师父出柜了,当时把他师父气的高血压住院了。

    特风淡云轻。

    吕树跟他说过,他就是被保护的太好了,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苦,没受过什么委屈,所以只要一受打击了,他这棵温室里的树苗就容易折。

    许容敬无奈耸肩:“我二十八了,童颜,看不出来吧。”

    罗焰从里头看他气呼呼往地铁的方向去了,咬了下牙根,这是怎么着?生气了?

    朱琛:“这么关心,你怎么不回去看看?”

    罗焰震惊之余有些想笑,他没想到这个大白瓜VIP答得这么爽快。

    世事难料,才两年,他就跟那个男的分了,分手原因……

    一见钟情怎么了,一见钟情也能是美好的啊。

    许容敬:“没了解就慢慢了解呗,试试怎么了。”

    罗焰余光看他:“要是我不长这样,你昨晚能看上我?”

    朱琛这人长得很硬朗,气质像从军队里出来的,奈何太风流,经历了三次失败的婚姻,人没啥优点,就画画还行。

    出了电梯,许容敬没去停车场开车,而是走到大门口呼吸了口新鲜空气。

    许容敬嫌弃道:“我二十八了,不是十八,不长了。”

    罗焰一副看破红尘样儿:“我俩就见过昨晚那一面,今天算是第二面。”

    他低着头绕过罗焰,把可乐扔进垃圾桶,推门走了。

    这么傻坐着,一坐就是半小时,连门口有人盯他看都不知道。

    他还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呢,咋心眼这么小?

    许容敬还处于放空的状态,觉得有庞然大物挡视线了,才慢慢回过神,结果被玻璃外那双黑幽幽觑着他的眼睛吓一跳。

    许容敬撇开朱琛,独个儿走到角落里,默默品画。他的师父是著名画师柳奎,他师父一生就收了两个徒弟,一个是朱琛,一个是他许容敬。外头都嘲笑他师父,晚年识人不清,一个徒弟是花花公子,另一个徒弟是同性恋。

    许容敬左右看了眼,向右转,进了TIME斜对角的罗森,买了罐可乐坐在窗边,盯着对面的健身房发呆。

    十分钟后,许容敬看着自己前方五十米处TIME的招牌,觉得自己肯定是闲的蛋疼。他没开车,坐了两站地铁来了这儿,来了这儿他又不好意思进去,他中午才跟任雷说今天不来的。

    罗焰咧嘴笑了下,都是成年人,他怎么可能不懂他的意思,他就是没想到许容敬知道他性取向,也没想到许容敬跟他是一类人,“你多大啊,二十吧,年轻人别冲动,我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呢。”

    “其实就是新鲜感,过阵子,你就不会对我有啥感觉了。”

    “诶……谁叫你那时拉着那男的手,在师父面前立了山盟海誓,至死不渝,结果呢,没几年就掰了。”朱琛看着许容敬的侧脸,“你要是跟他坚持到现在,说不定师父早就看开了,都是命。”

    就许容敬这细腻嫩肉,单纯天真的样子,他死也想不到已经二十八了。

    许容敬头慢慢低下来了,说实话,刚才他敢那么做,已经鼓起了全部的勇气。

    “罗焰?”他惊讶出声。

    许容敬在画展呆到了傍晚才离开,他师兄最近画技又长了不少,他深度怀疑,这人是不是从身边这群莺莺燕燕里找灵感的。

    罗焰张了下嘴,用口型说——杀精。

    朱琛看着这万花丛中的一盆富贵竹,也拿出手机拍了张照,还是大合照,挑了个把这盆富贵竹衬托的最仙气逼人的角度,“还是你会送,玫瑰看多了我眼睛都疼。”

    “我表现的这么明显,你不知道我什么意思?” 许容敬这话说的露骨且挑衅。

    罗焰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傻逼地当头一热,开玩笑问:“你是同?”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