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春期 - 分卷阅读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江沅抱着膝盖藏在衣服后边,他像刚学会说话的孩子一样艰难地组织语言,讲话时认真而专注,手脚比划,一板一眼地有种机灵的傻气,笑眼弯弯,“我喜欢你在这里吃我的嘴……和我吃火锅。”

    段既行惊讶地看见他充血抬头的肉根,这是第一次,江沅在他手下勃起。他惊喜地握住那根嫩芽似的小阴茎,上下撸动起来。

    带着茧的掌心摩挲着江沅敏感的性器,他死死咬住嘴唇,陌生的快感让他恐惧,膝骨发软,“唔……阿、阿行,好奇怪,不要不要!”

    正赶上那时候一直教他钢琴的李甫云教授中风住院,他很长一段时间自我封闭,不敢出门也不敢再弹琴。江岩汐问他,李教授在医院躺了半个月你还不去看一下吗?

    他高高在上,振振有词,江沅在他直白不堪地指责中惊慌失措,眼珠甚至都往两边分,下颌剧烈哆嗦。他站在舞台上整个人快要蜷成一团,偌大的音乐厅和下面黑压压的观众,还有头顶让人目眩的聚光灯。

    段既行非常厌恶这个举动,每次都会拽着颈圈强横地把它拖出去。数次管教仍屡禁不止,最后没办法,他像个组织小孩吃手的妈妈一样,在江沅脖子上涂了苦瓜汁,可笑却有效

    段既行绵密地吻在他心口,他的吻和江沅那种单纯的“疗伤”明显是不同的,他口舌并用,把江沅左胸舔得一片湿滑。他像自己脑海中无数次肖想的那样,用灵活的舌尖抵着那抹小小的粉色乳晕,绕了两圈后,把奶晕周围那一圈的软肉全唆进嘴里,掐住江沅的腰,野蛮地啜吸起来。

    段既行拿着江沅交代给他的东西,笑着对站在玄关的江沅说,“那沅沅,我出门了。”他看江沅呆呆的没什么反应,才张开手,“抱一下。”

    他和江沅一起躺进江沅那个香软温馨的小被窝里,江沅固执地抱住他,手安抚似的不断拍他后背,眼里的心疼快要溢出来,“不疼不疼,阿行不疼……”

    江沅的屁股粉白而翘,肉绵绵的,抓一把臀肉要从指缝里满出来。段既行解恨似的对江沅的嫩屁股又抓又掐,他整晚整晚地硬得发疼,邪火直冒,额头上甚至都丢脸地爆了一个痘。

    江沅胸口又涨又痒,被吸得疼了,也不推开他,只抱着段既行的头发出些类似哭腔的呻吟,时不时艰难地叫着“阿行”。

    他动情地用脸颊去蹭江沅脸廓的嫩肉,嘴唇碰了碰男孩莹润的耳珠,耳鬓厮磨,“那我也给沅沅亲一亲。”

    金毛摇着尾巴蹭他的手,江沅这才放下心来,奖励它一块肉干,进到琴房里去,开始练琴。

    但现在,段既行成了他新的朋友,“男朋友”。他们一起走,一起笑,一起陪着江沅重新他想玩却又从没有伙伴陪他玩过的游戏。段既行和他约定捉迷藏的规则,在哪里把他找到,就在哪里亲他,所以家里被风吹得鼓动飘飞的窗帘后边,狭小晕暗的衣柜,每一扇门的背后,都藏着思春期男孩们无数个迷乱痴狂的吻。

    江沅哭得鼻子水红,肩膀一抽一抽地,“对不起师父……”

    火热的吻顺着江沅耳垂往下,到他线条舒展的下颌,皎白纤细的脖颈,再到细长精致的锁骨,他解开江沅乌龟睡衣的那一排扣,沿着皮肤一寸寸吻下来。江沅的身上有些肉,软绵绵的,胸膛白皙而单薄,刚洗完澡的皮肤带着股湿润清新的水汽。

    第九章

    李甫云哪里能真的狠下心骂他,心一下就软了,“过来过来,小娃娃长不大就爱哭,靠师父肩上来。”

    江沅的身体很漂亮,抽条期的少年骨肉匀停,细腰长腿,嫩得跟葱白似的,被亲得衣衫不整呼吸紊乱瘫在床上时,像个吸收月华人精的妖精。段既行不敢在江沅身上留印子,下嘴最狠的东西是江沅的奶头,江沅到底长大了,总不能老在妈妈面前脱个精光,所以他总把那两颗娇软可怜的小东西嘬得探出头来,又咂又咬,糜烂得一塌糊涂。

    可惜他遇上一个最冷酷刻薄的评委,毫不留情甚至可以说是苛刻恶意地将他批得一无是处——他讨厌不完整的残疾人冒充所谓的天才,他秉信人类本身的努力,而不是用灵魂与撒旦做了卑鄙交易换来的天赋异禀。那些人不懂音乐也不懂钢琴,他们自以为是毫无灵魂地陶醉其中,他们是艺术的蛀虫!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在快感和羞耻的夹击下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睁大眼呆滞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四肢隐隐抽搐,嘴唇咬得血红,“尿尿了,沅沅尿尿了。”

    江沅低落地摇头,“吃不下了。”

    江沅回过神来,像只雏鸟似的扑棱到他怀里去,“快点回……”又马上住了嘴,急忙忙说,“阿行再见!”

    那天午饭时他再次接到了江岩汐的电话,江沅心虚地低着头,飞快拨动筷子吃完他第四碗饭。江沅的饭量大得有些出乎意料,早在吃午饭前他就已经吃了三个小猪豆沙包和两个麦芬了,却仍然食欲丰沛。

    她像所有长辈一样有着并不正确的刻板印象,成绩好的孩子品行也一定好,她觉得段既行是个好孩子,知道他被父亲家暴后对他的感觉更是可怜加可惜,心下怅然,不禁感慨万千。

    江沅委屈地指着自己心口,断断续续地哽咽,“这里、这里疼成一片片的了。”

    江岩汐说得没错,江沅是个漂亮的孩子,他是非常精致秀气的长相,鼻子秀挺,嘴唇小而圆,上唇微微上嘟,愈加显得鲜红饱润。他有一双无辜的下垂眼,眼睛虽大,眼角却稍稍向下,眼珠乌亮,使他看起来永远单纯懵懂。

    “不是尿,是沅沅长大了。”

    当时还闹了个不算小的新闻,国内有几家媒体还报导了,指责那个评委言辞偏激思想危险的也大有人在。他当然不是正确的,但给江沅留下的阴影却是巨大的,他从此不敢再上台,也不敢再参赛,连在别人面前演奏都觉得怯怕。

    段既行噙着笑,凑得那样近,几乎要亲到他脸上去,“叫可爱痣。”

    段既行直直看向她,他想知道,想知道为什么江沅抗拒段既行听他弹琴,为什么江沅总说自己弹得差,为什么不告诉他?

    今年初春,江沅参加了一个蜚声国际钢琴比赛,具有极高的含金量和知名度,大赛评委由9位资深音乐家和钢琴家组成,极具分量。本届大赛获得参赛资格的选手也不过40人,分别来自21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大多数都就读于欧美高等音乐学府。这是江沅第一次参加如此重大的国际比赛,而他也是所有参赛选手中年龄最小的一位。为了这一场久艰的战斗,他做了最充足的准备,连续两个月都投进紧张地选曲和练习中,不求一战成名,只求滴水不漏。

    江沅因为太担心他,心情郁郁,平时四碗的饭量今天都只吃了两碗半,江岩汐关心地问,“沅沅还要一碗吗?”

    如江岩汐所说,很长一段时间小饼都是江沅唯一的朋友。江沅去哪都带着它,又恐惧公共交通,所以经常是牵着狗走在街上。段既行觉得这个场景其实很有故事感的,不管是清晨里人影憧憧里的穿梭,还是日暮下夕阳晕红的残影。

    段既行第一次在江家洗澡,温水从顶头的喷头打下来,浇了他一脸。架子上放着洗浴用品,江沅用的沐浴乳是个知名的法国儿童品牌,段既行挤了点闻了闻,香是很香,却又不尽然是江沅身上那种让人心里发痒的旖旎的甜香。

    一时间,段既行的心充满了柔软与躁动,他甚至无法判断这两者哪个占比更多。

    段既行先下了两层楼,听见上头门关了,才又跑上来,想了想转头上了李邝家那层楼。果然没过多久,他听见江家的门又开了,蹿出来一只矫健灵敏的大金毛,下楼侦查了一番,又咧着嘴飞快回来了。

    江岩汐脸上讪讪,都有些挂不住,这显然是江沅的意思,她只是个连找借口支开他都蹩脚的执行者。

    他狂热而淫聩地想,他多想把这些初精连着男孩一起吞进肚里去。

    段既行真的是栽进柜子里去的,两只手小心地捧住江沅泛粉的颊,轻轻触了触他柔软的嘴唇后,深深吻住了他。粗粝而炙热的大手探进江沅衣服里,在他光裸嫩滑的后背动情地抚摸着,处处点火,仿佛烙铁。衣柜一合住都封闭了,昏暗又逼仄,狭窄的空间格外让人心潮躁动。

    他开始相信命运的公平,相信人生的以物易物,相信他用前十几年所有缺席的好运,来换自己找到这样一个既不可遇又不可求的男孩,填满他人生中所有的空白。

    十岁时还尿过床,他那时候已经有了自己小小的自尊心,觉得丢脸极了。他现在更是觉得全身都臊得发烫,他都十六岁了,还当着他最喜欢的阿行尿床了。

    她迟疑地说起江沅的钢琴神童之路,斯特拉文斯基国际钢琴比赛是江沅光芒的起点,那是他第一次参加国际大赛,那一年江沅不到十二岁。

    段既行总在衣柜里把他找着,好笑地问他,“怎么老躲在这啊?”

    江沅着急地问它,“小饼,阿行走了吗?”

    在家里不方便,她和李邝约在了外面的咖啡厅。李邝激动得坐立难安,这个36岁的苦闷单身汉第一次和梦中女神“约会”,每回一句话都结结巴巴,完全忘了最开始的本意,几乎没有给江岩汐任何关于段既行的不利信息,当然也没有商量出任何好的解决方案。

    男孩的眼泪又汹涌起来,打着哭嗝,牙语不清,“师父生病了……”

    江沅相信段既行白天说的“亲一下就好了”,馨甜的吻落满段既行还有些红肿的左脸,他还钻进被子里去,撩起段既行的衣服,细密而小心地吻着他涂着刺鼻药水的胸口,半点不嫌弃,好久才探出头来呼吸。他从下午见到段既行开始,眼睛就是红的,“还疼吗?”他难受得胸口起伏,眼睛鼻子红成一片,像要碎了,“我也要疼死了。”

    段既行抱住浑身痉挛哭颤不止的江沅,温存沉醉地舔吻他眉梢小小的红痣。他真爱这颗痣,江沅原本白得过分,便衬得五官太淡,可这颗红痣压在眉角,却显得浓豔合宜,灵动逼人。

    小饼是一只聪明得出乎段既行意料的狗,它对段既行戒备十足,又机灵能干。具体表现在段既行一早起来,拉开门看见它两只前爪踩着抹布在拖地,那专注严肃又任劳任怨的神情俨然承担了不少这个家庭的重担。它把抹布叼回浴室的桶里,冷酷地乜了段既行一眼,直直跑进卧室,前爪搭在床上把熟睡的江沅拱醒。如果拱不醒,它会习惯性地伸出大舌头把江沅舔醒。

    但因此段既行住下来了,他成了江沅寸步不离的伙伴,白天的玩伴,晚上的床伴,这两者在江岩汐和小饼不在时是同一个意思。

    他虔诚地俯下身去,舌头在汗黏的皮肤上卷动,将男孩被情欲占领的身体上那些肮脏的白精一点一点蚕食干净。

    李甫云板着脸训他,“又哭什么?!”

    段既行愣了几秒,他第一次被人这样笨拙却又如珠如玉地呵护着,有种极不真实的泡影般的梦幻感。

    粗糙滚热的舌面在江沅颈间一遍遍舔着,他拽下江沅的裤子,掌心在他后腰和臀尖流连抚爱着,江沅夹着腿,脸色潮红,两片嘴唇被吃得又红又肿,难堪地说,“阿行,阿行我要尿尿了。”

    段既行才不和他说再见,他低头碰了碰江沅的嘴,渐渐探出舌头来,缠绵细腻地啜吻他两瓣饱润的唇,舌头亲密地缠绕着,断断续续发出些甜腻温存的水声。亲得江沅两腮腾起粉雾,喘气吁吁,才又在他颊边不舍地流连啄了几口,“我走了。”

    “不用的,妈妈睡就好了,我们会把妈妈的床睡臭的,男孩子是不能睡女生的床的。”

    他用鼻尖亲昵地碰了碰江沅凹陷的奶头,灼烫的呼吸喷在上面,让江沅痒得不禁缩了肩膀,“好痒啊,阿行。”他还不懂自己卑劣的朋友心里在怎样疯狂地臆想着他,将怎样对他的身体发动进一步的肮脏攻势,只觉得痒。

    所有的一切都天崩地裂般朝他倾轧过来,他的眼泪大颗大颗往下砸,牙关相撞铮铮作响,手捂着头,喉咙里发出困兽般的呜咽,“妈妈,妈妈……”

    段既行关心则乱,着急地问他,“你哪里疼?”

    江沅两腿绷得死紧,腰腹上挺,被快感侵占的意识一片连绵的白,潮水般漫遍他四肢百骸。他死死掐住段既行的手臂,脚像鸭蹼一样抽摆起来,不过两分钟就尖叫着泄了出来。

    她和段既行短暂沟通得到他的同意后,把他的情况告诉了李邝,她想帮段既行,就算段既行说自己成年后就会马上脱离家庭,而且这个家也不会因为她的努力而有任何改变。

    段既行一哺一哺地嘬着他,被吸得烂红的小奶头终于硬突突地探出头来,红艳艳的泛着一层淫糜的水光。江沅这才慢半拍地低头去看,他自动忽视被嘬得通红的奶头和一片狼藉的心口,抬头崇拜又欣喜地看着段既行,方才还水光盈盈的眼睛一下弯成了豆角,“阿行你好厉害,它出来了!”

    江岩汐的那条白色雪纺裙不断拂过少年情动的泛着红潮的脸庞,江沅被亲得开始发抖,黏重色气的亲吻声充斥耳道,有种既燥又潮的黏重感,衣服汗津津的贴在皮肤上。段既行的亲吻越来越狠,过度地啜吸让江沅嘴唇燃烧,空气杂沓又晕热,热气从头顶腾腾往上冒,衣柜几乎都要烧起来。

    站在门口的段既行简直啼笑皆非,绕了这么大一圈,竟然就是为了不让他听见自己练琴。他没有直接开门进去拆穿江沅,而是又带着那份江岩汐根本不需要的文件跑了一趟医院。他直截了当地问了她,为什么要兜这么大一圈让江沅弹琴时自己不在场?

    段既行差点要被甜晕过去。

    段既行第二天等江岩汐值完晚班回来,并等她补完觉,才和她说起自己想在江家住些天。他似乎天生有无数张面具,至少他提出这个请求时,在江岩汐眼里是个倔强却又无力的少年,嘴唇紧抿着,显得那样挣扎而无辜。

    江沅手忙脚乱地去摸自己嘴角,拨拉下几颗黏在嘴角的米粒,又遮住自己藏着一颗几乎看不见的“好吃痣”的嘴角,羞赧地没说话。

    吃晚饭就和江岩汐一起去了医院,地铁不过5站路,距离倒不远。照了个片子,没什么大碍,段既行还饶有兴致地想,可能是被打惯了,长出一身贱得发慌的硬骨头。最后只遵从医嘱,开了些药回来。

    段既行规定亲热时,自己的眼睛绝不能往腹部再下去一寸,可眼睛忍住了,手却不听话。滚热的大掌沿着江沅细长的腰线往下滑进睡裤,他口干舌燥,连接吻都解不了那种难以言喻的饥渴与燥热。

    段既行最近频繁地帮江岩汐跑腿,去医院送文件,一次两次还好,但几乎每天都得跑几趟,还经常被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拖住后,他就觉出些端倪来。

    江岩汐总归是拗不过他的,她太爱这个长不大的孩子,连带着对他的朋友都小心翼翼。

    那件事已经过了大半个月,病床上的李甫云仍然愤愤不平,“那种艺术偏激犯,我呸,只能发狠努力的笨鸟才嫉妒别人天赋异禀。”不止对那个评委,也对江沅,他简直恨铁不成钢,“你还哭了是吧?这么没用,别人随便骂你两句,你就要掉眼泪吗?”

    毫无疑问,他是一个闪光的天才。

    “你指法糟糕,技巧花哨,情感表达一塌糊涂。就这点实力,就妄想靠你那带着原罪的乐感窃得国际声名?你根本不配站在这个舞台上,这是对其他选手的一种侮辱……”

    于是他一个人牵着小饼到了医院,但是被大厅保安拦下说不能带宠物进去,他却临时犯了犟。死也不放,还一定要进去探病。他在医院大厅哭得要断气了,周围看热闹的人围了一圈又一圈,他仍然怎么也不愿意把狗留下,还好遇见一个温柔耐心安抚他的好心人。

    段既行看着他几乎把脸埋进碗里,好久才偷偷探出一双眼来,看段既行是不是该出门了,对上视线后又惊慌地缩回去。段既行好整以暇地撑着头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笑了,指着嘴角问他,“沅沅,你知道这里长痣叫什么吗?”

    江岩汐在他和江沅之间似乎永远充当着信息传导的角色,很多事情江沅说不清楚,所以只能由她转述。可她实在不想再回忆,那次的打击不管是对江沅还是对她来说,无疑都是具有毁灭性的。她之前一直把江沅的钢琴天赋作为自己的救命稻草,她长久以来都借此自我安慰,却被人血淋淋地指出是肮脏的交易。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