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娶了皇后小姐姐〔穿越〕 - 分卷阅读28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便见她露出那满是不满的眼眸,神情严肃的问:“阿颜也觉得她是小美人吗?”

    “那我便不理会他便是了。”一旁的她合上奏折说:“只是我不明白阿颜为什么要给赵廷纳妾呢?”

    待女官制度一步步落实,代如颜方才安排不少的人手入朝为官,而那赵廷的新任夫人也成了宫中的常客。

    代如颜指腹轻按着她那鼓鼓的脸颊,侧头看向那一旁的奏折,朝堂上莫名的安分,有时候不代表那群大臣就这般真的愿意安分起来。

    好久她便拉开了距离,牵着代如颜坐在靠窗的矮榻,整个人懒散的枕着代如颜膝,就像是一只犯困的猫儿。

    代如颜停了停手应着:“她乃宫国第一任女官,那些夫人们也各自管辖一部分事务,每日还是需要进宫向皇后汇报一番的。”

    傍晚时分,四周已然暗了许多,那远处的落日也没了午时的刺眼。

    待乘轿回宫之时,天已暗了许多,入殿内时却并未那往日里总是躺在矮榻的人。

    “阿颜你去哪了?”

    “傻,那赵廷的新夫人是我送过去的,你怎的还计较起她?”

    当初宫良的那道遗诏始终是威胁她帝位的存在,可宫良已死那道遗诏却凭白无故的消失了。

    倘若这般代如颜还看不出来她的心思,那真的是白同她相处这些年了。

    “只小酌几杯了而已。”

    对于帝皇而言,那道遗诏就算是假的都可引起一场起义,更何况那还是真的遗诏,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话音未落,她整个人便粘了过来,亲近的有些意外,直至她拉开些距离。

    “放肆!”代如颜皱眉道。

    “皇命难违,他堂堂一太傅竟敢拒?”代如颜挑眉道。

    “那你方才还那般满是怨气地望着我,好似我真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一般。”

    “下回再随意说出这等话,可要小心脑袋了。”

    指腹轻揉着她额旁,只见她忽地睁开眼说:“近些日子那赵廷的新夫人怎么总往宫里跑啊?”

    代如颜受新夫人邀约入宴,宴会上多是群臣的夫人,个个都带有些官职。

    代如颜便放缓了脚步,小心的走近,坐在一旁,便见她睡的正熟。

    “那你也可去练练字才是。”

    她将手中的奏折递了过来道:“这赵廷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折子请求退回这妾了。”

    “是,皇后娘娘。”

    代如颜饮着茶说:“赵廷他手中应当有先皇留下的一道遗诏。”

    “我才没有。”

    “小九怎么知她是小美人啊?”代如颜指腹轻轻揉她那软软的耳垂。

    只是代如颜没有想到那新夫人真真来的越发频繁起来,夏日里都城向来喜爱设宴会。

    不过好在她将都城内兵力都拿捏在手里,就算这群大臣再怎么折腾,只要都城不乱,旁的那也只是徒劳无功罢了。

    赵廷曾同宫良是都城内有名的才子,且一直有意在朝中推宫良为太子,只是当时宫良拒绝同其父赵太傅的要求,因此才选了那四殿下联姻合作。

    新夫人忙磕头求饶道:“皇后娘娘饶命。”

    代如颜笑了笑道:“你且说说看她对我有什么打算?”

    女子应着:“臣妾会密切观察,尽快找到遗诏交于皇后娘娘。”

    “倘若这先皇遗诏是真,那当今的陛下岂不是并非名正言顺?”新夫人低声问。

    她这才与代如颜对视,满是认真的说:“我只是觉得她近些频频往宫里跑,这有些奇怪的很。”

    代如颜收起这诏书道:“何事?”

    “你多想了。”代如颜轻拥她入怀低声道。

    代如颜伸手扶着她,脸颊贴近她微凉的侧脸问:“怎么不睡了?”

    “那你怎么又躺下了?”代如颜指腹轻划过她眉头问。

    从妾荣升成为太傅夫人,仅用了不到三月,可想而知她的手段倒也是了得。

    “有一事不知,能否询问皇后娘娘?”

    只是宴会向来无趣的很,代如颜出席本只是为了给这新夫人一分薄面,待日近黄昏时便起身欲回宫。

    “不想睡了。”

    或是夏日里容易让人心烦气躁的缘由,她偶尔也会莫名的闹脾气,多数时候代如颜也找不到缘由,只是不过一会,她便自个也就好了起来。

    虽说遗诏一事应当告知她一声,可代如颜转念又想,她整日里难得空闲,有些事情还是自己替她处理就好。

    某日午后,代如颜趁她午睡之时,便与那太傅夫人一同会面。

    而后却一句话也不说,转过身背对着代如颜,手里还不忘抱走那揉作一团的薄被。

    待过半月,她便真在朝堂提了开设女官一事,虽群臣们都纷纷嚷嚷着有违祖制。

    毕竟赵廷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代如颜自然也不必对他手下留情才是。

    待那女子离开殿内,代如颜便起身回了内殿,不想那醒来的人正满是哀怨地望向这方。

    一个被他谋害致死的女人,重新以另外一个身份回到他身旁,赵廷不害怕代如颜才觉得奇怪。

    她突的转过身,满是严肃的打量着代如颜,伸手捧住代如颜侧脸问:“你喝酒了?”

    “怎么不说话了?”代如颜撑着手侧躺在一侧,指尖轻扯着那抱着的薄毯一角。

    她走了过来,伸手轻拥着代如颜,却一句话也不说。

    “他前些时日一直同朝堂不少大臣提议纳妃一事,如今他自家后院起火,自然就无暇催促小九了不是。”代如颜笑了笑的应着。

    她眯着眼应道:“我奏折都已经批完,就没事做了。”

    “只是去处理一些女官的事情而已。”

    她并未起疑,而是转而批阅别的奏折,代如颜看了看那赵廷的折子,转而丢置一旁。

    一旁的小太监低声汇报:“回皇后娘娘,陛下说累了,今日便去那凉亭里睡下。”

    “那也不许!”

    入亭内,那人正躺在凉榻上,好似真睡着了一般。

    “那新夫人听闻是都城的小美人呢。”她整张脸埋于代如颜袖中声音低低地说。

    许久她才闷声应了句:“朕觉得那新夫人对阿颜定是有别的打算。”

    代如颜眼眸含笑不语,只是伸展手臂轻搂住她,两人贴近了些。

    她似是不满的拉开了些距离,代如颜便耐心又拉近了些,这般一拉一扯几个来回,最后往往她也不会再挣扎,安心的轻靠着代如颜。

    一行夫人起身送别,唯独那新夫人却跟了出园子,代如颜侧头不解道:“本宫乏了,太傅夫人就送到此处吧。”

    “皇后娘娘有何吩咐?”那女子行礼叩拜道。

    如今细细想来那道遗诏,生性多疑的宫良倘若知道自己必败,也定然不会将那道遗诏销毁,他深知那诏书留着还是有用的。

    “不要。”

    这话里显然满是哀怨,代如颜让小太监退下,而后将手中的诏书烧毁于火盆中,直至烧成灰烬,方才起身去找那置气的人。

    指尖轻捏住她那鼻头,不一会她却皱起眉头,醒了过来,眼眸里满是埋怨的望着代如颜。

    “在哪?”

    只是代如颜提拔了一批这群大臣们夫人官职时,这群臣们个个得了甜头自然也就老实了许多。

    那新夫人连同一旁的奴婢们纷纷跪在一旁,代如颜伏低着看向这新夫人说:“你这话足以诛九族了。”

    而后来代如颜暗中派人追查最终也只落在赵廷这方。

    新夫人恭敬地候在一旁低声说:“皇后娘娘那诏书已找到了。”

    唯有交于赵廷,那才是将一柄暗藏的利刃深埋于朝堂之中,而这便是握着皇帝的一道把柄。

    只见这新夫人走进了些,双手奉上那诏书,代如颜伸手拿起召开只见上头确实是先皇的笔迹,而且还盖上传国玉玺。

    有时暴风雨前的宁静,才让人更猜不透究竟会发生什么。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