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猜 - 分卷阅读11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姚音勾起嘴角,意有所指地说:“你不给我松松土,难道我就不能给别人松松土了吗?”

    向猜越想越深入,越想越沮丧。

    吃饭时,姚音一直在和向猜聊工作。

    ……

    “那行。”姚音双手抱胸,眼睛盯着谈一鸣的方向,慢条斯理道,“让你们厨师做一道‘老坛酸菜鱼’。”

    他坐在全华城最昂贵的餐厅里,享受着主厨精心烹饪的美食,可向猜却味同嚼蜡,恨不得现在就拉着谈一鸣回到他们的房子里。

    而他们,就在向着烟花升起的地方驶去。

    谈一鸣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还踟蹰不前的向猜,会这么突然地接受了他的示好;他也不知道在他离开的短短几分钟里,向猜和姚音究竟谈了些什么。不过他已经顾不上去考虑那些事情了,他现在只想回家——带着他的猜猜回家。

    这家旋转餐厅分左右两个区域,他们所在的区域主打西餐,对面才是做中餐的。不过有钱人怪癖多,只要出得起钱,管你在中餐厅吃西餐,还是西餐厅吃中餐,餐厅经理都不会介意。

    两人之间的暗语,向猜自然听不懂。

    谈一鸣脸上不动声色,可如果现在给他搬来一台心跳发动机的话, 那他心脏奔驰的速度绝对可以推动人类科技再往前迈进一大步。

    恒温箱里正在睡觉的大宝听到了开门的动静,它懒懒地睁开眼睛看了两位主人一眼,长尾巴甩了甩,又一头扎进了梦乡里。

    谈一鸣声音毫无波澜:“跨年夜的晚饭确实很重要。但重要之处不是在于在哪里吃、食材有多高端,而是在于里面包含了几分心意。否则,不论你花多少钱,都是又臭又贵又多余。”

    那时的谈一鸣,会比现在看上去要年轻一些。他意气风发,是学校里最优秀的中国学生,也是投行里最有能力的实习生。那时的他,是怎么兼顾两份工作的呢?一边忙着在金融市场里鏖战,一边要辗转录音棚。而姚音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在他身边的……

    谈一鸣:“……”

    “时间不早了。”谈一鸣拉起向猜, “我们要回家了。”

    谈一鸣直到今日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一个气量如此狭窄的男人。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嘲讽。说是大动肝火吧,谈不上;说是开玩笑吧,又带了几分讽刺。他们认定对方就是餐桌上的多余之人,可向猜在旁静静听着,却觉得插不上话的自己才是最多余的。

    不是一般的手拉手, 而是十指相扣。男孩用自己的指尖撑开谈一鸣的指缝, 缓慢却坚定地把自己手心的温度融入到了谈一鸣的手心中。

    比如现在,他们在聊什么松土不松土的,向猜无论如何也猜不透他们在打什么暗语。

    雪越下越大,从刚开始细小的碎雪,变成了大片大片的雪花。

    两人挤在玄关处脱外套,向猜怕冷,买的羽绒服充绒量足有百分之八十,让他看上去像是一只喷香蓬松的面包。

    在回家的路上,已经有不少人按耐不住在燃放烟花了。向猜出神地望着车窗外,看到那些紫色的红色的金色的烟花窜上天,穿透雪幕,照亮了一片夜空,也照亮了前路。

    ……

    掌心贴着掌心,脉搏连着脉搏。谈一鸣觉得自己的灵魂在这一刻充盈了,他从未如现在一样满足过。

    姚音:“?”

    当谈一鸣结完账匆匆赶回餐桌旁时, 敏感地发现向猜和姚音之间的气氛有些奇怪。

    姚音故意挑衅:“好好的跨年夜,我约朋友出来欣赏夜景,某人非要厚脸皮跟来,真是又酸又菜又多余。”

    谈一鸣甚至不记得他是怎么和姚音说再见的。

    他和姚音共事了这么久,一直相处非常融洽。姚音在工作上指导他,在生活中帮助他,他们不仅是同事,更是很不错的朋友。

    刚刚两人还热络融洽, 现在却像是一潭死水,即使一朵棉花落在上面都会沉入水底。

    这一切,都让整间屋子充满了鲜活的居家气息。

    他住在谈一鸣的家里还不够,现在还想住在谈一鸣的心里。

    面对这份陌生的酸涩之情,向猜没有一丝的抵抗余力。

    “家”是个很奇妙的字, 每当读到这个音,每个人的嘴角都会不由自主地两侧拉开,形成一个近似微笑的表情。

    向猜沉默地点点头。

    谈一鸣忍不住打断他们,说:“今天可是跨年夜,姚音,你非要在这个时候和猜猜聊工作吗?”

    谈一鸣&姚音:“……”

    向猜真是世界上最自私的房客了。

    于是向猜又重复了一遍:“我和谈一鸣不是同屋——”

    姚音翻了个白眼,问:“我和小猜猜是同事,严格来说,我还能算是他的上司。我们不聊工作,那聊什么?——聊你?”

    小天鹅心里的危机感瞬间翻涌而出。

    可是现在,向猜居然嫉妒起了自己的朋友!

    他想,姚音老师又优秀又骄傲,这么一朵高岭之花,居然在五年之后还对谈一鸣念念不忘,难道是因为……

    谈一鸣看出来了,姚音今天就是在给他找不痛快。但是谈一鸣捉摸不出来,姚音是为了报复五年前谈一鸣拒绝他所以故意赌气,还是真的喜欢上向猜了?

    他晕晕乎乎地牵着向猜回到了停车场,一路上,他都紧紧地抓着他,就像是在抓一只漂亮的随时可以飞到天上的气球。

    男孩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否则,他为什么会厚颜无耻地说出这种话来?

    谈一鸣故意当着姚音的面牵起了向猜的手, 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如果向猜脸皮薄甩开了他的手,那他就当作什么“不小心碰到”,绝对不在脸上显露分毫。

    可是,只要谈一鸣一个眼神递过来,他们两人就会立刻进入自己的世界,他们聊的所有事情都和五年前有关系——而那是向猜触及不到的过去。

    可是……没搞错的话,姚音不是bottom吗?

    明明他已经那么努力的创造话题,拼命地聊工作、聊圈内事,竭尽所能地把姚音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就是为了不让姚音和谈一鸣多说一句话。

    谈一鸣:“……”

    他甚至怀疑这一切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他下意识地收紧手指,捏了捏向猜的小手,然后,又捏了捏。

    可是——向猜,居然回握住了男人的手掌。

    谈一鸣立即起身去结账。若是可以的话,他恨不得现在就带着向猜瞬移回家,绝对不让向猜再在这里受姚音荼毒!

    他表现得像个故意显摆的中二青年,重音咬在了“家”上。

    姚音仿佛有读心术一般,居然读出了谈一鸣的疑问。

    他本是自言自语,可是向猜却开口回答了他:“……我们不是同屋舍友。”

    这顿饭越吃越无味,向猜的思绪情不自禁地飞回到过去,在脑海中构建出五年前谈一鸣的模样。

    谈一鸣出门时太匆忙,忘了关客厅的灯。餐桌上摆好了他提前准备的火锅食材,蔬菜一根根冲洗干净,整齐地堆在碟子里。焖烧锅里还炖着他出门前准备好的菌菇汤底,现在已经跳到了保温档,整个屋里都弥漫着醇厚的浓汤香气。

    如果谈一鸣再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向猜的脸上明显写着“做贼心虚”几个大字, 而姚音则是一脸玩味,仿佛知晓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似得。

    “什么?”姚音没听清。

    再一次的,向猜觉得自己被他们排除在外了。

    而向猜的回应,则是用更重的力度紧紧回握住了他。

    客厅里一片明亮。

    谈一鸣连眉毛都没抬,淡定问侍者:“你们这里能做臭鳜鱼吗?”

    侍者硬着头皮说:“抱歉两位先生,我们这里即做不了酸菜鱼,也做不了臭鳜鱼。”

    “——我俩是同居。”

    现在, 他和向猜要回家了。

    最终,谈一鸣点了一套主厨推荐套餐,包含前菜、正餐和一道甜点。至于这顿饭味道怎么样……谈一鸣没尝出来,就觉得憋屈了!

    那些复杂的高端的专属名词,那些小众的知名的圈内前辈,还有无数在工作中发生过的大事小情……姚音说一句,向猜接一句。向猜不仅接话,甚至会故意挑起新的话题。开餐半个多小时,两人的交谈声就没停过!

    “是的。”侍者彬彬有礼道,“如果您需要的话,也可以让中餐厅的厨师做好送过来,只是要另外加收25%的服务费。”

    因为下雪,两人脚底都沾了不少雪泥。洁白的瓷砖地面被踩花了,谈一鸣赶快拿了拖把出来擦干净。

    谈一鸣喜欢这个称呼。在向猜住进来之前, 那只是一栋需要他每个月还贷款的房子, 而现在,向猜用白色的玫瑰、用吊兰、用陶瓷马克杯、用旧舞鞋填满了它,让它变成了一个“家”。

    谈一鸣没注意到向猜心情不好,见他停下刀叉,谈一鸣问:“你吃完了?”

    他离开后,姚音望着谈一鸣的背影,收拢了嘴角那不正经的微笑,感叹般地摇了摇头:“向猜,你说这世界有多小?我真没想到,你的同屋舍友,居然是谈一鸣。”

    第八十一章 第十幕 《雨中曲》⑥

    侍者:“……”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