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意绵绵 - 分卷阅读3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热而干燥的大手向下往白鸣绵内裤里伸去,将挺起的阴/茎握在手里,又用指腹玩弄着两个囊袋,白鸣绵体毛本就稀疏,下/体的皮肤摸起来也十分滑嫩。拇指在铃口出来回摩挲,粗糙的指纹刺激得小孔分泌出一些液体。

    “这还不算完,这些于我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美梦,所以每一次我都不断回味直至你再入梦来···宝贝,”轻吻落在耳后,舌尖沿着侧颈向下一路舔舐,又似在挑/逗,“我可以美梦成真了么?”

    “哪里?这里?”说着又猛烈地撞上敏感点。

    “他让你看什么?”两人一边往外走夏齐修一边问。

    二人第一次负距离的接触,夏齐修试探性得动了动,穴/口的嫩肉总是吸着像是不愿意他离开,前前后后动了几次,终于听到那一声动人的娇喘。

    白鸣绵被摸得拱起双腿紧紧夹住了夏齐修的手,像是不让它离开,嘴上也是胡乱地把软舌往夏齐修的口腔里去,对方只任由着它胡闹,再缱绻地分开:“绵绵的真可爱,你摸摸我的。”

    想让你的全身都留下我的痕迹。

    第30章 番外!

    夏齐修得了允许便想着长痛不如短痛一下把剩余的半截阳/物放了进去。

    “说,哥哥艹我,说就给你。”夏齐修浅浅地抽动着,并不深入避开了白鸣绵的G点。

    “放松一点宝贝。”

    大家在论坛里高声刷着最后一波祝福,白鸣绵看着一条条,有的是有意义的说这条路不好走可是希望他们可以坚持;有的只是被甜得尖叫啊啊啊啊啊但看起来也觉得可爱,每一个他都以直播的形式收到了。

    想见你只是臣服于我的样子,渴望我,恳求我的样子。

    夏齐修扶着自己的阴/茎一点一点地往里送,初放进了龟/头就感受到温软的肠肉紧贴上来,吸得他难耐,嫩穴出了水引着他更往里去。

    夏齐修俯下/身子搂他进怀里,自己也忍得难受,就听见白鸣绵说:“进来吧,不痛了。”说完就学着刚才夏齐修的样子,在他的脖子上嘬了一口,又伸出粉舌舔了舔。

    白鸣绵总是对八卦不感兴趣的,又加上之前不愉快的记忆就随口应了一声。庄南毓早猜到他肯定没看过:“知道你不爱看,但是有个帖子火了快一个月了,还是讲的一对gay的,看得我都心生羡慕,你有时间了看看吧。”

    夏齐修看他吞吞吐吐大概也是说不下去了,就摸了摸他的头,接过话茬:“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耳垂上的一方软肉早已被舔弄吮/吸得充血,白鸣绵感受着夏齐修勃/起的下/身,高温透过了棉质的衣物传导至自己的腿根,引得自己本能地磨蹭。

    【情意绵绵:都收到了,很开心。谢谢大家,也谢谢你「爱心」】

    遇见你以后的世界,原来是这样的。

    玩弄得两个乳尖都有些红肿着立在胸前,夏齐修侧躺下来揉了揉白鸣绵雪白的臀肉,被情/欲支配得失了分寸,揉/捏得粉白的蜜桃留下深红的印记,另一只手揽着细腰来回抚摸,在脖子上落下密集的轻吻,蜻蜓点水一般像是在安抚。他修长有力的手指绕着菊/穴来回打转摁压,感受到了怀里人的紧张。

    “嗯——”白鸣绵身上敏感,从未被旁人碰过的地方就更是怕痒,嘴巴微张着忍不住发出媚声。

    白鸣绵颤抖着将双腿缠上夏齐修的腰,感受着他玩弄自己的乳/头,像是要从里面挤出奶似的用力捏,用指甲刮擦着刺激乳孔,本就被口水弄得湿漉漉的奶尖显得更加淫乱。另一手环过脖子像是平时一样玩弄他并不怎么明显的喉结,感受它在主人娇喘时的震颤。

    夏齐修用自己的腿来回摩擦着他的大腿内侧,像是在抚摸小猫,慢慢地抽/插着手指,又逐个递增,每多加一个白鸣绵就轻哼一声,等到三个手指能够进出自如时,自己身上已经忍得蒙了一细细的汗,头埋在在白鸣绵的颈窝沉沉地喘气。

    “宝贝别急,哥哥只有一张嘴。”他一口含住白鸣绵的嘴唇,对方也像是沙漠里久行逢甘泉的信徒,紧紧抱住夏齐修,回应着这漫长的湿吻,仿佛他的津液能止渴一般,主动又柔情地缠绕。

    大概的主要就是通过问答访谈的形式讲一些小故事,因为发帖的好像是个论坛大佬所以大家都相信这是真的。白鸣绵起初只是觉得有些熟悉,越往后越是发现不对,除了没有自己被欺负的那一段,他确认这个故事讲的就是夏齐修和自己。

    电视里在放跨年演唱会,夏齐修在厕所里洗澡,白鸣绵湿着头发坐在卧室的沙发上发呆,不知所措。但其实现在这种情况全是他一手造成的。爸妈说了跨年回不来之后,他就想着要不要邀请夏齐修过来一起跨年。

    夏齐修一直啃咬吮/吸到乳粒硬/挺起来,才“波”得一声松了口,看着充血的一边比另一边少了纯洁多了妩媚,又埋下头去照顾另一颗草莓。

    白鸣绵被引诱得溃不成军,只能软着手臂抚上夏齐修精壮的背,声音颤抖着叫:“哥··哥···”

    白鸣绵的眼泪止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

    “怎么不吹头发,刚刚不是叫你把头发吹干么?”家里开了暖气,白鸣绵穿着纯棉的长袖单衣和睡裤,是成套的白色,上面画着只小鸟。夏齐修就更贪凉一些,洗了澡出来半/裸着上身套了条五分短裤,露出修长的小腿。

    夏齐修的眼神里是凶兽逮住猎物的欲/望,他舔了舔牙尖,俯下/身子在猎物的额头落了一个吻,嗓音低沉带着情/欲:“绵绵,我的梦里也全都是你。”

    “可以了。”说完轻声笑了笑,坐起来给自己戴了套,目光再一扫,他看着白鸣绵蜷着赤裸的身子侧躺在床上,皎洁的月光下自己留下的吻痕就越是显得狰狞,膝盖、肩头、肘关节全都染上了情/欲的粉红。

    圣诞节之前庄南毓休了学,夏齐修跟白鸣绵解释说是因为家里他妈妈身体的缘故,可是再见面的时候庄南毓自己也躺在病床上了。

    庄南毓倒是看起来气色不错,也不知是真是假:“好得很,没事儿,小问题,对了你看学校论坛的帖子了么?”

    最新一条干脆是一个名为“齐天大圣”的id出来认领了故事里的一个角色,又发了张和自己十指相扣的照片,说不久就让自己男朋友看这个帖子,希望他可以开心,想麻烦大家再多说些祝福。

    第一次的后/穴当真紧。

    白鸣绵的双腿只能越缠越紧,肠壁在撞击下不停地分泌着汁液,夏齐修的动作越来越快,二人交/合处不断传来水渍和摩擦的“啪啪”声,气氛暧昧,气息紊乱。

    “还好么?”白鸣绵走近了病床问他。

    快转钟的时候祝福的声音停下了,大家应该都去睡了,帖子又收到了一条更新:

    话音刚落夏齐修就推门进来,庄南毓忙比了个手势示意白鸣绵别跟他说,然后又东扯西拉了一会儿讲了讲班上的事情。庄爸爸忙着跑前跑后地照顾自己的妻子,庄南毓总是一个人在病房里,所以夏齐修和白鸣绵就在一旁的桌子那儿写作业,一直陪到庄南毓准备休息了他们才收拾东西离开,走的时候庄南毓还不忘跟白鸣绵说:“记得看啊!”

    远处响起了钟楼的声音,新年的钟声有十二下,每一下夏齐修都重重地撞击着白鸣绵的敏感处,快速的抽/插带着些菊/穴内里的粉肉暴露在空气中,横冲直撞得让白鸣绵失了神志,只哭着求他:“慢···慢一点···哥哥···不行了···我···”,最后身体颤栗着悉数交代在了夏齐修身上。

    “喜欢什么?”见他不说话便重重在乳肉上拧了一把。

    “没什么。”想着庄南毓不让自己说,白鸣绵就像打哈哈过去,况且自己也没想真的去看。

    “那里···啊···那里···”

    结果自己还在排练着怎么说的时候,夏齐修突然从身后应了声:“好啊。”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而且自己本来就是存了那份心思的,只不过这下箭在弦上了,又不免有些慌乱。

    嘴上拒绝着,却忍不住地挺起身子,直往夏齐修嘴里送,背部形成了优雅的弧线,像是架在床上的一弯小桥。身下的手暖暖地握住了夏齐修的阳/物,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皮肤下跳动的脉搏,紫红色的肉/棒又粗又烫,被白鸣绵的手包裹着,说不上究竟是安抚还是挑/逗。

    可是夏齐修这尚且没有完全送入,只能停在这进退两难的境地,又怕直接往里会弄伤他。

    “哥哥···哥哥···齐修哥哥····”白鸣绵张嘴神志不清地叫唤着他的名字,“喜欢···”

    “乖,会有一点不适应。” 说完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放在床头柜的润滑剂,挤在手指上。

    他像是被遗落在人间的天使,眼睛半阖着喘气,睫毛上挂着小水珠,一举一动都引诱着夏齐修去欺凌。

    “真漂亮。”说着一口咬在白鸣绵的侧腰,用力地吮/吸直到确认留下了吻痕才满足地离开,欣赏似的舔了舔。

    “啊——”白鸣绵被刺激得蜷起了圆圆的脚趾。

    “什么?”

    腹肌匀称得恰到好处,充满了少年青春的荷尔蒙,侧腰的线条流畅人鱼线若隐若现地向短裤内延伸,白鸣绵就呆在原地看着他拿了吹风机朝自己走过来,室内安静得不像话:“我把电视关了,你又不看,好吵。”

    夏齐修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比平时更有磁性,又更低沉,说完后便打开吹风帮白鸣绵把细软的发丝吹干,放下吹风后猛地弯下/身子把白鸣绵公主抱了起来。

    “痛···哈···啊···”

    “唔····哈···”身体不受控地颤抖,只要碰到哪一处就像是有电流窜过脊椎,带刺的玫瑰一路盛开到了脑内。

    谁知到了家看手机发现,庄南毓又给自己分享了一次链接,白鸣绵最终还是点了开来。这是一片名叫【我又磕到真的了--两个男孩的神仙爱情】的帖子。

    庄南毓专挑着夏齐修出去帮忙打水的时候把这个事情捅给了白鸣绵:“我们学校有一个学生论坛,说白了就是闲得无聊大家讲八卦的地方。”

    说罢便握着白鸣绵白嫩的手往自己下/身去,唇舌下移绕着胸前的红樱打转,空气里全是舔咬的口水声,乳粒被湿热的口腔包裹着:“嗯···不···不要,哥哥不要,啊···”

    白鸣绵的眼神清纯引诱而不自觉,眨了眨眼睛像是示意夏齐修继续说下去。

    白鸣绵抱不住自己的腿,流着眼泪伸手想去够夏齐修的肩膀。

    单膝跪在床沿,白鸣绵感受到了他手臂用力时肌肉紧绷的瞬间,只顺从地松开环在他脖子后的手,被安安稳稳地放在了床上。夏齐修的一只膝盖跪在他玉/腿之间,双手撑在脑袋的两侧,居高临下地看着白鸣绵情动又羞怯的样子。

    本就肤色偏白,这些地方常年不晒太阳更是洁白似雪,胸前两点粉红像是点缀在奶油蛋糕上的草莓,被人看得害羞了只能拿手臂挡住自己的眼睛:“哥哥别看了···”

    【lz:我写这些都是保真的,是真人允许的,他说希望自己对象从今往后都可以活在祝福声里,不要害怕。】

    “嗯···”

    中指带着微凉的润滑剂挤进了后/穴,温热的肠壁瞬间便热情地包裹上来,像是等待已久。

    “啊——喜欢,喜欢哥哥···”嘴角有银丝向下流,喉结被人把玩着让他不方便吞咽口水,如今这样子可谓情/欲横流。

    “哥哥抱抱···”

    “嗯——哥哥——”

    白鸣绵如柔荑的手指掐进了夏齐修的背,涨红了脸:“哥哥艹我···给我···啊···给我···”

    “绵绵,太紧了,痛就咬我。”

    “找到了,”说着看着白鸣绵温柔地笑,“马上就让我的宝贝舒服。”

    “从一齐二整到一丝/不挂,在床上、浴室甚至教室,你叫我哥哥或事老公都让我心动不已,”胳膊肘支撑着自己,伸出舌头沿着白鸣绵的耳廓勾勒,刚洗好的美味散发着苹果香,“你撒娇,求饶都令我血脉喷张,纯情、娇羞又多情。”

    他拉着白鸣绵的腿,伸出舌头在洁白的脚腕处轻舔了一下:“正面朝我躺好,把腿抱好。”

    白鸣绵说不上害怕,但讲话就是带着哭腔,搂着夏齐修一边发抖一边说好。

    这声还未唤完就被夏齐修一口咬住了喉结,舌头灵活地来回舔舐让身下的人忍不住呜咽又无法顺畅出声。一手撑着,另一只大手伸进了白鸣绵的衣服里在腰上抚摸。松了嘴后又坐起身来,面色染上潮红,双手缓缓地把上衣服往上推,目不转睛地盯着白鸣绵一点点展露出来的上半身,将衣物剥去。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