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意绵绵 - 分卷阅读2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风吹的夏齐修心猿意马,越是往反方向吹,他就越是想靠近,想尝尝那看起来似樱桃一样红的嘴唇,是不是脑海里的那么甜软。

    “你也知道他跟我们是一样的,而且我从小跟他玩到大,你可以放心地相信他。”夏齐修循循善诱地给白鸣绵解释利弊。

    庄南毓话多,一直到后来收拾完了东西三个人走出医院,他都一直在问昨天打架的事儿。最终凭借自己出色的脑补能力,大概是能说一出书。等终于坐上了车,才换了个话题。

    “你会一直这样对我么?”

    原来他说的告诉,是这样直白又坦率地当着自己的面告诉么?

    “你···”

    那为什么自己的手会不自觉地发抖呢?

    怎么会有人在别人喊怕疼之前就说自己会轻一点,更何况明明刚才吃饭的时候都是正常的。

    白鸣绵站在他和夏齐修中间,从他的角度看过去这姿势真的像极了在接吻。白鸣绵听了庄南毓的声音正欲转身,夏齐修把握好了时间在他起身时,腰部用力坐起一些,在白鸣绵脖子上轻轻嘬了一口。

    庄南毓这次真的学会敲门了。

    “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受伤成这样,我会一直这样照顾你的,直到你好起来。”

    听到这里庄南毓松开了手,又勾着他的肩看着夏齐修说:“之前不是说,性别一样没办法追到手的么?”

    “所以呢?”

    “绵绵帮我擦一下药吧,嘴角这里就好,身上的我打针之前擦过了,嘴巴这里我看不见。”

    进来之后白鸣绵觉得针口按得差不多了,松开手走过去接下了庄南毓手里的水杯,打开朝着里面吹了口气就知道庄南毓只是打了滚烫的开水,又走到一边准备拉开书包拿些凉水兑在里面,好让夏齐修喝。

    才跟你在一起一天,你就把我变得不像我了,谈恋爱真是让人头痛又无法抗拒。

    假如要告诉的对象是庄南毓,白鸣绵不用考虑多久就答应了。

    “不用,让庄南毓去吧。”

    “他看不见的,光沿直线传播,我算着呢。”夏齐修小声地跟白鸣绵解释,语气里全是愉悦。

    “不是的,鱼汤,我怕拿出来就凉了。”

    只一下,白鸣绵抚着刚才夏齐修嘴唇拂过的侧颈,整个人都红透着站起了身。

    按说白鸣绵讲话的声音也不小,夏齐修听得清清楚楚,但又觉得像是小奶猫拿爪子一下下踩在自己胸膛上,又软又痒。

    夏齐修根本没听到他在说什么,眼里含着笑意看着病房门口,抿了抿嘴像是在回味什么。

    喝完了汤,他给夏齐修擦了嘴,又抬头看了看点滴,大概还有一会儿才能打完。

    “我们在一起的事情,我想告诉庄南毓,你同意么?”

    “凉了会腥,怕你不爱喝鱼腥味···”

    每一勺都配着菜和适量的米饭,白鸣绵就这样沉默着喂完了一碗饭,又把保温袋拉开,端出了鱼汤,打开盖子:“喝点汤吧。”

    “嗯。”

    夏齐修故意把声音放得软了些,像是挑食的孩子在跟妈妈撒娇一样。白鸣绵一听便急忙把洋葱挑出来:“对不起啊,我不知道,那这个菜你是不是都不吃了?”

    白鸣绵把半勺米饭和夹在勺子里的菠菜送进了夏齐修嘴里,又准备夹些牛肉,带着块洋葱。

    “水!小心烫!”

    “不是啊,我就是不吃洋葱本身,可是味道是可以接受的。”

    “你把我书包打开,最大那一层,一打开就可以看到。”白鸣绵手上握着夏齐修的手走不开,只能远程指挥庄南毓拿水杯。

    这个角度,庄南毓看不见夏齐修做了什么。

    “哦,好的我记住了。”

    “我来看你了!”

    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不论我怎么得寸进尺,都让着我。

    夏齐修看在眼里心里别提多得意,张大了嘴:“啊——”

    “嗯,好。”

    “嗯,这个针打得嘴巴里有点苦。”其实只是想找个机会跟你两个人商量点事,但是你一问我,我就又想撒一下娇。

    “太好了!”庄南毓激动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又站了起来就往白鸣绵身边走,一把抱住了他。

    “啊?”

    白鸣绵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是刚才吃得撑了现在喝不下:“多少喝一点吧,不腥的,对伤口好···”

    再近一点点。

    “咚咚——”

    “那我一会儿去打,我带了保温杯···”

    白鸣绵心无旁骛,这会儿只想着不要弄疼了夏齐修才好,所以一点也没有脸红,也并没有察觉他的唇越靠越近。

    “真的么白白!”

    庄南毓看白鸣绵红着脸跑出去,才走了进来,战战兢兢地坐在了一边:“你们这进展也太快了?我下次一定敲门。”

    支开庄南毓就是为了跟白鸣绵商量这个事。想着这是两个人的事,之前他又有一些不好的回忆,就决定还是先问问他的意见。

    说完夏齐修看了庄南毓一眼,对方自觉刚才没敲门是坏了夏齐修好事,想也没想立马站了起来:“我去吧,白白你把杯子给我。”

    夏齐修刚才理直气壮叫白鸣绵给自己喂饭的时候庆幸自己的双手活动不便,现在看着他乖顺的点头的样子,又恨自己不能捏捏他的脸。

    “绵绵,我不吃洋葱。”

    夏齐修乖乖地喝了白鸣绵舀到嘴边的鱼汤,对方像是生怕自己马上就不喝了似的,一勺刚咽下,另一勺就送到了嘴边,过了好一会儿速度才慢下来。

    “好,你喂我。”

    在白鸣绵和护士一起进来之前,夏齐修都没和庄南毓说一句话,等到终于拔了针,白鸣绵帮自己按着针孔,夏齐修才开了口:“想喝点热水。”

    原来有人这样事事为自己考虑,是这种感觉。

    白鸣绵听着就松了一只手伸进校服口袋里摸了一颗蜜桃味的水果软糖,单手拨开了简单的纸包装,送到他嘴边:“刚只想着喂饭,都忘了这个事了。”

    第22章 咬耳朵

    说完白鸣绵顺着夏齐修的目光看过去,才意识到对方两只手都不方便。虽说本来别人就是为了帮自己才遭罪,而且又说是男朋友了,那喂饭这种事情肯定是理所应当。

    等庄南毓拿着水杯出去打热水了,白鸣绵又温柔地问:“嗓子不舒服么?”

    “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帅,是吧绵绵?”

    “进来。”

    “我跟白鸣绵在一起了。”夏齐修的语气像是在陈述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

    啧,应该伸舌头舔一下的。

    “啊?”白鸣绵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不知所措,想了想点了点头又正色道:“我昨天虽然说过了,但是今天还是要再说一次,谢谢你。”

    夏齐修垂下视线,就见白鸣绵卷翘的睫毛随着眼睛的眨动,像是振翅的蝴蝶,这距离近得他可以看清白鸣绵虹膜上的浅棕色。他是怕自己疼了,一边拿棉签轻轻点在伤口上,一边嘟着嘴往伤口上吹些微风。

    “你给你妈说了么?你这样回去她不得说是我打你的?”庄南毓坐在副驾上,也没回头顺嘴就问。

    也不是没感受过爱,但这种温润无声又丝丝入扣的心思,夏齐修真的是第一次体验到。

    夏齐修愣了神,他真的只是信口一说,又就这白鸣绵的手把糖含进了嘴里。

    “啊?还有汤?刚怎么不拿出来呢?藏着么?”

    白鸣绵听着,僵硬地转过身面对着庄南毓和夏齐修,红着脸点了点头。

    “好。”说完便拿起了药膏挤在棉签上,倾身向前,“我轻一点。”

    夏齐修笑,一面觉得自己这伤还受得挺值得的,一面又是自嘲从出生到现在自己的第一次患得患失。

    庄南毓说着这话打开了病房的门,瞬间就石化在原地。

    一天之内,让小朋友两次诉说过去的苦痛经历未免太残忍了,而且这些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我···我去叫护士来拔针···”

    “嗯。”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