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意绵绵 - 分卷阅读1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庄南毓就坐在白鸣绵后面一手拿着书,一手撑着脸看着他,等他转过头去就勾起嘴角笑了笑。

    夏齐修就站在哪里,良久说不出一个字,捏着手里的袋子。白鸣绵见对方没有反应,缓缓睁开了眼睛,就见夏齐修一脸冷漠地站在自己的面前,过了两秒又勾嘴笑了笑。

    倒是庄南毓忍不住啊了一声:“什么意思啊?”说完又瞪大了眼睛看着夏齐修,像是在询问你在说什么。

    “嗯···嗯,他感冒了应该吃点的。”白鸣绵觉得庄南毓简直是太体贴了,怎么会有这么善良的人。就目送他过去叫醒夏齐修,夏齐修抬起头,睡眼惺忪地往这边看了一眼才站起了身,勾着庄南毓的肩走了过来。

    第一节 课上课铃响的时候,白鸣绵听见后门有动静就赶紧转头过去看。一个班五十个人,就只有他一个人马上转过头。看到夏齐修进来,藏不住自己的开心,这一笑被夏齐修捕捉到了。

    夏齐修想着,至少身体的反应不会撒谎?

    “哦?你怎么偷听我们讲话?”

    夏齐修叹了口气:“行吧,这个给你。”说着把准备好的手表递给了白鸣绵,“你也别误会,家里多的,我今天给庄南毓、陆仁、陈皓他们都送了一块,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这时候陈皓回来了,“吃橙子呢?我也要吃,来一块来一块。”

    夏齐修见白鸣绵也背起书包准备走,就上前说:“庄南毓不跟我一起回家了,我们一起走吧!”

    橙子又不想像子一样剥起来方便,白鸣绵就又早起了十五分钟,仔仔细细地把两个橙子的皮剥下来,还把残留着挂在橙子上的白色内表皮用小刀刮下来,干干净净地每一个橙子分成一片一片的,放在保鲜的玻璃盒子里盖起来放进书包。

    夏齐修坐下以后,回忆起昨天白鸣绵忙前忙后给自己打热水;自己起来喝水的时候又看到他“马不停蹄”地小跑着去教室前面调整空调扇叶的背影;还有昨天叫自己注意身体,感觉这个“小朋友”真是很体贴。

    可是连“你”字都没有说出口,就又听到白鸣绵颤抖着声音说:“我不喜欢男的。”

    白鸣绵拿着手表缓了缓又开口道:“不是说一起回家?”

    “啊?可是你不是说你有事?”

    教室里的人都在收拾书包,行色匆匆的样子,大概是还有培优课要上,夏齐修往白鸣绵的位置走过去,先是拍了拍庄南毓:“你今天先走呗,我有点儿事。”

    自己准备了这么多,就是想让大家都吃一点好有个掩护,不要让自己的目的太明显。

    白鸣绵从来没有看过夏齐修这样的笑,直愣愣地看着他,好像听见有什么东西在瓦解,那是他和喜欢的人才刚刚建立的友谊。

    夏齐修说不紧张是假的,听过多少表白都按下不表,这种跟人表白的事情他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想着深呼吸了一口。

    说完夏齐修就往自己的座位走,磨磨蹭蹭直到整个教室的人都走完了,才背着手走过来。

    “嗯!你自己拿!”白鸣绵感叹进行得很顺利,这一切都多亏了庄南毓,不然就他自己的话这一盒橙子现在吃一点怕是下午的大课间还要拿出来吃才行。

    庄南毓在心里小声念了句:真的挺可爱的,怎么这么被夏齐修给盯上了。

    “嗯···”

    夏齐修嘴里含着橙子把百鸣绵盯着,觉得心里甜得像是淋了勺橙花蜜。看见百鸣绵嘴唇上有橙汁的水光,小口小口地要橙子,又有蚂蚁被这蜜吸引来了似的,心里有点儿痒,觉得自己可能还有一点头晕脑热。

    “不是的,没有,我天生的,我天生就容易脸红。”

    你看你有脸红了,这不是引诱我欺负你么?

    要赶紧补救才行,还没有想好说辞,就听夏齐修开口说:“恶心么?”

    第10章 真的?

    之前去专柜看手表没见到满意的,看了图册之后选了一款,柜姐跟自己说应该是可以周六去取,所以昨天晚上下了晚自习夏齐修就去商场取了回来,现在手表正装在丝绒的盒子里躺在纸袋中被夏齐修拎在手上。

    今天有一点点下雨,这是要转凉的预兆,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凉。所以正好广播操也就免了,大课间成了白鸣绵施行“橙光计划”的绝好时机。

    他望着庄南毓笑了一下,笑得特别可爱,小鹿眼睛里盛满了开心。

    你别说真的,只有这个问题,如果答错了我就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昨天我早上不舒服,是白白把我从办公室扶回来的,对不对?”

    “吃橙子怎么不叫我?”夏齐修坐在隔了一条走道的空位上,两条长腿放在走廊上,胳膊肘撑在膝盖处俯下/身子把白鸣面盯着。

    都是朋友,平等对待。

    就见白鸣绵仿佛天塌了似的,一连往后退了两步,把双手举在自己胸前一副防备姿态。手上开始出冷汗,整个人都在颤抖。

    “······”白鸣绵因为他靠得自己又近了些不说话。

    我虽然撒谎了,可是也还是想和你做朋友,好不好?

    “嗯,那个是的,我有个问题问你。”

    --------------

    庄南毓就在后面看着他捧着个玻璃碗迟迟不打开吃,又想到夏齐修的心思,想着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兄弟,一狠心开了口: “白白,这么多橙子呀,你吃得完么?”

    夏齐修又往前坐了一点,感冒了的声音格外低沉,他带着些鼻音哑着嗓子,用三个人都可以听到的声音说:“是不是昨天,我压得你不舒服了?”

    “嗯···家里人准备多了,我吃不完的。你也一起吃一些吧!”白鸣绵转过身把橙子放到庄那毓桌上,准备跟他一起分享甜甜的橙子,但是又担心这样的话夏齐修就没得吃了。

    “我看每次我靠近你的时候,你都脸红,我还以为···”

    完了,我才刚刚跟他成为朋友,才刚刚接近他一点。

    过了两天,夏齐修身子好利索了,又好不容易等到礼拜天。

    夏齐修一下不知道作何反应愣在原地,白鸣绵双眼紧闭,没有听到对方的回应以为自己说的话得到了对方的默认,赶忙着又补充着:“我跟大家一样···”说着又停顿下来。

    夏齐修以为他是害羞,又想着他怎么这么害怕,于是想开口说:“你别紧张,我喜欢你。”

    “谢谢白白!”说完又立起了身子,笑得一脸春风得意,人畜无害的样子。

    第二天白鸣绵坐在教室里等着,想看到夏齐修进来,因为想见到他,也因为这样的话,至少说明他好些了可以来上学了。可是早自习开始了也没见到人,读英语的时候白鸣绵也是脑子没跟着嘴动,稀里糊涂地读。

    ——————

    “没关系,那你等我一下,我收一下书包。”

    口不择言,说的全是谎话。

    “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白鸣绵说完又转身收拾东西。

    “一样什么?”

    “恶心。”

    庄南毓抬了头:“巧了,我今天也有事,我还准备去跟你说呢,那我先走了!”说完就一溜烟地跑出教室的门,看那方向像是往一班的方向跑了。

    自己总不能拿着橙子在教室里到处转悠,然后“顺便”停留在一个正在睡觉的人旁边,“顺便”把他叫起来,然后又“顺便”问他要不要吃一块吧。

    “怎么啦?你周五给我勾的题我还没写完,不是说这次比较多,周三再反馈么?”白鸣绵隐约觉得这种两人对峙的沉默,有些令人有些不安,便开口扯了个话题。

    “真的。”白鸣绵越说声音越小。

    “啊?”

    “白白,你跟我过来一下好不?”

    白鸣绵就乖顺地跟着夏齐修走到了走廊上,今天起了点微风,学校里重的银杏树已经有一些泛黄了。

    昨天回家尝了刘姨买的桔子和橙子,他还是觉得橙子稍微甜一点,就想着还是带橙子给夏齐修吃,好补充一点维生素C。

    “一样,觉得很恶心···”

    “不谢的,”说着把装了橙子的碗往夏齐修那边推了推,“你,吃点橙子吧,对身体好。”

    “怎么了?”

    “看···看你在睡觉。”

    这简直是司马昭之心了,摆明就是我特意准备了橙子给你。

    白鸣绵没有一丝犹豫:“没有,没有没有···”

    马上,等你答应了跟我在一起,我就亲手给你戴起来。

    “你···是不是喜欢我?”夏齐修直勾勾把白鸣绵望着,眼神又是紧张又是好奇。

    这怎么能叫偷听呢,是你就站在这里说的啊!

    “真的么?”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就差怎么样让夏齐修过来这边了,平时他都会过来找庄南毓,可是今天他在生病,下课就在自己的座位上准备睡觉。

    “不用了,我还有事。”

    他也对着白鸣绵勾了勾嘴角,笑得白鸣绵变成了“红鸣绵”,赶紧转过头去等着老师来上课。

    哪知道这时候庄南毓说:“这还是太多了,我看我俩也不行,我把夏齐修抓过来,我看那家伙才是要吃点橙子!”说完看着白鸣绵笑:“你说是吧?”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