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意绵绵 - 分卷阅读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眼睛好,个子又高站在最外围就可以轻轻松松地了解到全班前十名的情况,但他非往前凑,凑到白鸣绵身后都快和他前胸贴后背了,压着嗓子轻轻在他耳边说了个:“喂。”

    说完夏齐修就又把手揣裤兜里往自己的座位走了,根本没给白鸣绵回应的机会。听夏齐修像是在哄自己的语气,白鸣绵刚安抚下来的小鹿又开始在心里乱跳,惹得他喘不上气。

    第7章 要追的人比较害羞

    等到结束了早上的课,白鸣绵正准备去校门口拿刘姨给自己送的饭,刘姨周一到周五都会过来给自己送午饭和晚饭,还没起身就听到夏齐修过来和庄南毓讨论参考资料的事。

    这对话又空白了好几秒,白鸣绵才红着脸开了口:“你不要这个样子。”

    自己就什么也不说,双手放在校裤口袋里,站在他面前笑,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白鸣绵开口。

    “写完了啊,不然干嘛再买?黄冈那个数学的其实我觉得不怎么好写,不顺手···”

    白鸣绵不用自己的手碰夏齐修,他因为怕教室里冷气太足,现在还穿着一件秋季外套。四指捏着微长的袖口,用手腕内侧轻轻碰了碰夏齐修的手

    白鸣绵想问,可是好朋友是这个样子的么?而且夏齐修每次靠近自己的时候自己都脸红心跳,从过生日到现在为止的一周以来,肢体接触的数量太多了,这样下去自己迟早是要露馅的。

    夏齐修盯着看了会儿,像是满足了似的,翻开了自己的参考资料,埋头开始写起了题。

    下一秒,白鸣绵就感受到夏齐修把自己的侧颈贴上了自己的侧颈,沉默者呆了五秒的样子。

    夏齐修懒洋洋地坐在自己位置上,没什么精神,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写练习写得晚了。

    “我觉得吧,那人家那么容易害羞,你肯定要走迂回路线吧,太直接了别人肯定受不了,比如利用一下你的优势?”

    大课间的时候,果然班长在做眼保健操的时候就溜出去拿成绩。周一是不用做操的,解释是因为已经有过升旗仪式了,反正全校学生也乐得清闲,毕竟这九月的天还是很热的。

    “怎么这个物理——”他像是在帮忙分析成绩似的,模仿者老李平时找学生谈话时的语气。

    “······”

    夏齐修心里想着,可能是自己节奏太快了一点。

    感受到怀里的人为有一些挣扎,夏齐修就把自己的脑袋抬了起来,果然白鸣绵马上就出了前门跑到了走廊上。

    陆仁听着立马来了兴趣:“哦?你要追人啊?谁啊,这么倒霉,被你这个老流氓看上了?”

    说着手就轻轻捏了捏白鸣绵红红的耳垂。他的手指修长,皮肤却比白鸣绵的粗糙,这一碰碰得白鸣绵又是一抖。

    “那我有什么优势?”

    “啊?你问我啊?你的优势就是,非常够流氓?”说完陆仁没停顿下来吃眼刀,又开口道:“你不是成绩好么,不是常年年级第一么,那你要追的人成绩肯定不如你吧。”

    “哦?哦哦哦,好好,上课呗。”陈皓又把视线放回了黑板上。

    白鸣绵下意识抿住了嘴,摇摇头后又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没有没有,上课吧,上课···”

    结果刚开始写单选的时候,整个人心不在焉。好在后来进入状态,后来又有时间可以检查,才全都改了过来。

    白鸣绵个子不算矮,可是这会儿被挤在最外面,夏齐修看着他垫着脚了还看不见,不得已蹦蹦哒哒的样子,活像一只小兔子,又忍不住想上前逗一逗。

    “嗯···嗯···”

    在进门前,他感受到夏齐修的大手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还听到他说:“哎,知道了,你不喜欢,以后就不会了,不生气,啊?”

    夏齐修牛头不对马嘴,想伸手摸摸他的耳朵:“以前就想问你了,你怎么老是脸红,这里···”

    ----------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勾勒出一个柔和的形状,头发在强光的照射下变成了明显的棕色,毛茸茸的脑袋抬起又低下,跟着老师认认真真地写写画画。

    看那个样子,好像是画直线都在用尺比着。

    看着白鸣绵红着脸一动不动的样子,又面不改色地加了句:“我跟庄南毓总是这样的,这是我么发明的,我们认为知识不全在脑子里,”又指指自己脖子,“这里也是十分重要的。”

    陆仁被梗得数不出话:“我怎么知道啊?我看起来很像知心姐姐么 ?”

    “哦?”夏齐修低着声音问,“我要你就给么?”

    这人最近到底怎么回事?你越是躲,小爷我越是不让。

    只要语文的改卷老师不为难他的话。

    夏齐修丢过去一记眼刀:“问你话呢,就你这答非所问,还想考985呢?”

    任谁听来,这句话都像是在说:千错万错,都是我不对,你不要不高兴。

    夏齐修见白鸣绵不说话,拿出服软的口气可怜地说:“我们不是好朋友么?”

    “···怎么给?”白鸣绵只能顺着对方的话说。

    “我想再去买两本参考资料,中午的时候···”

    “哦,那算了。”说着准备掏出手机,全然不顾正在上课。

    夏齐修一惊,原来真的像小兔子一样抱起来软乎乎的。明明白鸣绵长得清瘦,怎么心上会有一种软乎乎的感觉?没等夏齐修真的把双臂环住给人圈起来,白鸣绵已经一个弯腰钻了出去,跑到自己身后了。

    这会儿前门那儿已经挤满了看成绩的人。

    见白鸣绵也不反抗,可是刚又看见他耳朵红得像是能滴出血,夏齐修的嗓音像是没有睡醒:

    “我···我没有生气···”白鸣绵回了座位小声呢喃了这么一句,陈皓听到了侧过脸问了句:“啥?你生什么气啊?谁惹你了么?”

    最严重的就是上次摸底考试自己和夏齐修都排在第一考场,最后一场英语考试发卷之前自己发现没拿餐巾纸,又怕自己考试的时候想用,就出来拿,没想到夏齐修也跟出来。白鸣绵一回头就发现夏齐修距离他很近得站在他身后。

    他背着光,挡住了太阳,阴影投下来把自己完完整整地框在了里面。

    这个动作让夏齐修悻悻地收了手却也不恼:“不要怎么样?”

    这下换白鸣绵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总不能说你不要碰我吧?这样的话怎么听都觉得很奇怪。

    一个没站稳,被夏齐修抱了个满怀。

    “你出来干嘛呀?”

    夏齐修合上了自己的物理王后雄,走上前去了。

    “白鸣绵,班级第二,年级第五名,生物满分,年级第一;化学98,年级第二;英语145,年级第一;数学148,年级第二;语文都是年级第五···这么厉害呢?”他每念一个,就顿一下,像是在给白鸣绵时间记自己的成绩。

    “······”白鸣绵正沉默着,不知道应对,上课铃就响了,白鸣绵像是得救了一样就往教室里跑。

    白鸣绵被他吓的一激灵,立马转了身,见夏齐修脸都快贴上来距离近到数得清睫毛,就本能地想往后退,偏不巧这时候里面抄好了成绩的人想出来,人群往外一推,白鸣绵又慌了神。

    “吸好了。”说完站起了身,退了两步,又开口:“谢谢啊,考试加油。”

    跟着老师的节奏,从时间与位移写起。

    白鸣绵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教室里开着空调,外面才是热得走廊上都没有几个人

    夏齐修就贴了过来,越靠越近,几乎是快要贴上的距离,然后轻轻说了句:“你英语成绩特别好,想吸点灵气。”

    也不想赶这个热闹,在人正多的时候,挤上前去看贴在前门门口的排名,他想着一会儿人少了再去看一眼就行,反正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也是第一。

    “哦?”夏齐修也不戳穿,就表示疑惑地哦了一声。

    夏齐修愣在原地笑了笑又跟了出去,一出来见白鸣绵正靠着墙,闭着眼调整呼吸。

    “怎么?成绩不看了?”说着夏齐修把白鸣绵一把拉回来,让他站到自己前面,双臂搁在他的双肩上,又微微扬了扬头把下巴搁在白鸣绵头顶。

    但是一抬头,又看见白鸣绵被挤在最外面够着脖子想看自己的排名的样子。

    这个一声的“啊”,像是在征求白鸣绵的同意,又像是在哄小孩子。

    白鸣绵僵在原地听着夏齐修的声音从自己的上方传来:“物理怎么70名啊?”

    夏齐修回座位之后用笔轻轻点了一下陆仁的桌面:“朋友,问你,追比较容易害羞的人应该怎么追啊?”

    庄南毓表示十分不解:“还买啊?不用了吧,你买的都写完了么?真的没有必要兄弟···”

    “我们是好朋友嘛,你别那么小气。”说完又拍了拍白鸣绵的肩,白鸣绵像是一下被拍醒了:“哦,没事的,可能是我紧张了。”才跟着夏齐修进了考场。

    “怎···怎么了么?”白鸣绵整个人被夏齐修双臂圈在双臂和放书包的课桌之间,无法后退。

    “哦,知道了,谢谢啊,但是我没有要追的人。”

    “对啊,你表情挺精彩的,这里,”说着指了指陆仁的英语笔记本,“写错了,虚拟语气讲过多少遍了。”

    夏齐修闭上眼睛用鼻尖点在白鸣绵的发丝间,若有似无地嗅了一下白鸣绵的发香,是干净的洗发水的气味,有一点苹果的香气,很甜。

    “哈?那你问什么啊?浪费我表情么?”

    “热···”说完了,白鸣绵猛地才睁开眼睛,看见夏齐修站在自己前面。

    跑的还挺快的···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