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意绵绵 - 分卷阅读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后来去运动用品商店的时候,他说自己想找护腕,店员问他要毛巾款还是有加固作用的,他听别人讲解了才知道,自己本来想找的是毛巾款,是帮着吸汗的,有加固作用的那种绷带是对手腕有保护作用的。

    “为什么找我借呢?”

    “哟?护上了?你这么心疼人家怎么不答应呢?”

    “都已经开学一周了,刚刚过去的摸底考试,你们考的怎么样,自己心里有没有点数,现在开始努力还不晚。”说完情绪很投入地扼腕,又说:“行了,一会儿班主任开会,大课间的时候,班长就去我办公室拿排名,贴起来。”

    他从来不会到,近得可以听到他说话的地方看他打球,他只是远远地看。

    抱过箱子,白鸣绵先是一愣,后来才意识到,是之前下单买的Xbox,因为听到夏齐修跟庄南毓讨论得兴高采烈说新出的这款很酷炫,自己回了家就买了。他想着如果夏齐修也买了,那以后那一天谈起来的时候就会有一些共同话题;假如他没买就更好了他可以邀请他到家里来玩,他应该会感兴趣的。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九点了,刘姨早就打扫完卫生回家去了。但刘姨会把灯开着,家里的灯总是为他开着。

    想到明天要收订错本了,那么今天就可以去找夏齐修借他的订错本。

    “白白!你过来一起啊!”

    夏齐修就很平常地笑着看着他,挑了个眉:“想借订错本啊?”

    可是他怎么会到自己家里来呢?

    他听见那群人正在唱生日快乐歌,他也在心里跟着唱了,也轻轻地鼓掌。

    庄南毓察觉到夏齐修周围的气压不对,就出来当和事佬:“哎呀,那什么,过生日嘛,寿星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下也顺便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觉得他们这样开玩笑很无聊。

    跟着欢呼的声音,白鸣绵调整好了呼吸,小声地说了句:

    一分钟以后夏齐修就拿过来一个黑色的文件夹,“给,你拿着看吧!”

    白鸣绵也没想到这个“标答”居然是要说给夏齐修本人听。

    平时如果睡不着想一想夏齐修,摸一摸白啾就可以顺利进入梦乡,可是今天不行,夏齐修在故事里,在画面中心,一想到他就会往不好的方向发展。

    抬头又往白鸣绵那边看了看,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刚好可以看到白鸣绵的左边侧脸。

    教室里的气氛都要凝固了,庄南毓怕大家尴尬,和稀泥地说道:“过生日不要生气啊!快点吃蛋糕了!快点巧克力的我期待好久了!”

    吞了药片之后,他跑上床钻进被窝里,闭上眼睛,卷翘的睫毛安静地附在眼睑上,像是一个娃娃。

    他侧过去看了一眼,看家夏齐修若无其事地把蛋糕拿出来,插蜡烛,接过高宇的打火机点蜡烛一组操作和流畅,又觉得自己刚才听错了。

    他只知道他打球的时候,总是拿手背擦汗,白鸣绵就想着如果有对护腕应该会有帮助。

    庄南毓听到夏齐修难察觉地笑了一声,如果不是站在他旁边,一定听不见。

    夏齐修难得看白鸣绵主动找自己说话,这会儿觉得铁树也能开花,就笑眯眯地把人望着,这一望望得白鸣绵又紧张,脸又开始有点泛红。

    “你们不要想着高考还远,就在眼前了!一年都不到了,都应该紧张起来!”周一的第一节 课是物理,老李有升旗仪式后总结讲话的习惯。

    夏齐修见他这就准备放弃了: “要不我把卷子给你吧,你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看我的卷子。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

    “可不可以···”

    “哦,好的。”说着就准备转过身去。

    “白白!”陈皓叫他的时候,侧过头去看了一眼夏齐修,像是在征求什么同意一样。

    夏齐修坐在教室后面,左手撑着脑袋,右手漫无目地转着笔,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同桌陆仁。

    他才刚换了鞋,到厨房接了杯水喝。

    “谢谢!那,我什么时候还给你?”轻轻地双手拿着文件夹,他一脸真诚地望着夏齐修问。

    白鸣绵感觉自己好像是活在另一个频道,又或是穿了隐形衣,没有人看到他,他也不希望有人看到他。他只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偏偏有人叫住了他。

    重点中学的课业负担总是很重的,等到写完作业的时候,已经快要转钟了。

    “你说啊,可不可以什么?”

    “嗯!好的!谢谢!”说着,白鸣绵对着夏齐修笑了一下。

    “嗯,想借一下。”白鸣绵就望着他,只是微微地颔首,他不知道跟心上人讲话的时候,两颊总是染着一抹粉红的。

    白鸣绵站在讲台上,抬头望向了聚在教室最后夏齐修座位周围的人。他勉强控制住了身体,扯了个笑脸,摇了摇头就出了门。他知道自己现在说话便会漏怯,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选颜色的时候他倒是一点也没有犹豫,因为他知道夏齐修喜欢白色。记得这么牢是因为当初知道的时候他还因为自己姓白悄悄地开心过。

    “没事的,不着急还,反正我也不看。”

    “谢谢你喜欢我的礼物。“

    我这都还什么都没做呢,他怎么也脸红了?

    夏齐修短暂地晃了神,怎么以前没发现这个人对自己吸引力这么大?

    笑得像三月的桃花一样灿烂又似夏日的冰糕清甜,眉眼弯弯红唇皓齿,眨眼睛的时候睫毛忽闪忽闪的像是蝴蝶的翅膀。

    “可以啊。”

    原来当物理课代表也是有好处的,课间少一个算什么?

    白鸣绵整个人都僵硬地坐在座位上,他察觉不到自己在轻轻地发抖,双手发冷。

    可能是安眠药的作用,白鸣绵一夜无梦睡得安稳踏实,一觉醒来以后心情很好。

    “可是怎么办呢,不巧了,我这段时间没什么错题,啥也没写。”

    白鸣绵不解地看了夏齐修一眼,他都还没说要干什么呢。

    “叮咚——”是门铃,白鸣绵小跑着去门口。

    “今天这个事,不需在外面到处乱说,懂?”夏齐修开始拆起了蛋糕。

    ”没事儿,这是今天最后一单了!“说完快递员就离开了。

    再看床头的电子钟,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考虑到明天还要上课,白鸣绵从床上爬起来吃了这两年来的第一片安眠药。他想着,没关系的,妈妈和医生都说,以后实在睡不着吃一片也可以。如果明天还是没有好转再给妈妈说就好了。

    “因为,你是课代表···”

    “您好,您的快递!”在猫眼里确认了是穿着快递制服的人,白鸣绵开了门。

    说完就拿起粉笔,徒手在黑板上画了条笔直的线:“今天开始一轮复习了,我们从最简单的,是吧,时间与位移开始讲起···”

    用了两个课间做准备,大课间的时候夏齐修过来找庄南毓,白鸣绵就顺势回过头,看着夏齐修看了一会儿,“那个···”

    第6章 你不要这样

    他糊里糊涂地,想着毛巾的要买,但是又怕夏齐修手腕受伤,万一以后用得上呢,就两种各买了一对。

    “你们不要以为还在补课,你们看看,新高一的学生已经都报道了,你们不再是准高三了,是高三了,高三是什么意思?”老李站在讲台上唾沫横飞,像是高考就在明天一样的动员大会,恨不得每个学生打了鸡血似的奋笔疾书。

    陆仁也在认真听讲,跟着老李的步调认真写笔记。

    夏齐修没说话,可是他觉得自己也想让白鸣绵过来一起吃这个“糟心”的生日蛋糕。

    --------------

    假如有人问他:“你为什么找他借啊?你是不是喜欢他?”白鸣绵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不是啊,因为他是物理课代表。”

    老李说的摸底考试,是二中在高三学生结束暑期补课以后,秋季正式开学了进行的,虽然是叫摸底考试,但在身经百战的学生看来,除了多一个全校排名,也不过就是一次普通的周练罢了。

    这个主动找他的理由,在老李宣布夏齐修成为物理课代表的时候,白鸣绵就开始考虑了。

    刘伟也没想着在纠缠,就不再还嘴,在一边翻了个白眼。

    “谢谢,这么晚,辛苦您了。”

    夏齐修认为这种人简直无聊至极,过生日的心情都没有了就想口头教育一下,不行就用拳头教育一下,反正刘伟这种外面混也没什么打不得的。

    他没有听到夏齐修说自己想要护腕,礼物是他苦思冥想的结果。

    夏齐修想着也不知道他这“官场做派”是哪里来的,只觉得隐隐有点头晕。大夏天的感冒了多亏啊,冰水西瓜都吃不得,主要是还显得自己很弱。

    只是打开了快递盒子把东西拿出来,白鸣绵并没有提起多大的兴趣,他本来就不喜欢玩这些的,又加上情绪不高,所以就随手放在餐桌旁边堆杂物的地方,准备洗了澡写作业。

    无奈地笑了笑就走出教室跟朋友聊球赛去了。

    “借一下,订错本,物理···”

    但白鸣绵躺在床上睡不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幕幕不停在他脑海里回放,勾起的回忆并不怎么愉快。

    出了门的白鸣绵,在没有人看见的走廊,又停下来。

    坐上车的时候,他情绪已经稳定了,司机叔叔问他怎么今天这么晚,白鸣绵也只是说:“不好意思啊陈叔,有点事情耽误了。“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