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意绵绵 - 分卷阅读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老师您小心点呀,差点烫到我同学。”夏齐修对着老师笑了笑。

    还没来得及说出”你的手好软“这种半开玩笑半调戏的话,白鸣绵就抽出手走了。

    庄南毓可能没有注意到,但是夏齐修捕捉到了,刚刚白鸣绵的眼睛里闪过了一点慌乱和不安。夏齐修看着他,觉得这个人不怎么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嘴都张开了又因为惊讶顿了有两秒,才恢复过来低着头说:“没有,没有喜欢的人。”

    “那扣钱,您放心吧,真没事儿, 你跟孙子玩得开心!”他又朝着刘姨讨好似笑了笑,“这个可乐鸡翅也好好吃,您到底有啥秘方啊?”

    笑起来也挺可爱的,怎么跟我讲话的时候不笑笑呢?

    “白同学?你讨厌我啊?”

    她听到这里连忙抬起头来说:“那哪儿行啊,我们绵绵就是太会体贴人了哟!”刘姨从小就带着他,把他当自己晚辈疼,在外面跟家政的同事交流的时候总是说,没见过像白鸣绵这么乖的小孩儿。

    电梯到了一楼。

    是白鸣绵听到自己的心跳。

    白鸣绵换了鞋,走近了餐桌,看着桌上的菜,应该是刚出锅,冬瓜汤还在冒着热气,里面躺着大小均匀的参汤肉圆。

    白鸣绵把手从夏齐修手里抽出来,摆了摆手:“没···没事,没碰到。”

    夏齐修看着这人脸红得像个番茄一样连连眨眼的样子,竟然觉得有一些可爱,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好像又可爱了一些。

    坐在车上,白鸣绵仔仔细细地把今天的几句对话回味了一遍,又在心里想:语文作业本身没意思,但是所有可以让我光明正大接近你的事物,对于我来说,都是很宝贵的。

    于是就变成了,夏齐修和白鸣绵两个人单独站在外面。

    “有啥秘方啊,那我明天就不过来了啊,你照顾好自己。”刘姨从换鞋坐的矮鞋柜上站起来,望着细嚼慢咽的白鸣绵嘱咐。

    刘姨穿好了自己的防晒衣,戴起了防晒帽,道别了就转身走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叮——”电梯来了,三个人就走了进去,白鸣绵站在他们两个对面。

    夏齐修双手抱臂,把白鸣绵看着,这人现在站在距离自己有半米远的地方,眼神飘忽左右。正常人这个时候不是都会把握机会跟自己搭讪两句么?放这个大帅哥在这里面面相觑么?

    干嘛说这么正式啊?夏齐修觉得白鸣绵的反应挺有趣的,非说像什么的话,倒像是有点像,惊弓之鸟?如果有翅膀的话,他肯定马上就飞走了。

    “······”

    白爸爸和白妈妈在白鸣绵出生后的三年都坚持没有出差。

    “拜拜,学校见哈。”他就说了,毕竟是借了作业的恩人,跟着也挥了挥手,不忘给一个自己觉得最帅的微笑

    见到他第一句不是问你叫什么,而是问了一句:“你还记得我吗?”夏齐修觉得奇怪,眼前这个人男生女相,杏眼含情,笑颜若春风。

    碰巧这时候一个女老师端着保温杯,从饮水机接了开水泡着胖大海回来,手里还拿着份试卷端详,真是“手不释卷”。

    夏齐修低下头来意味深长打量了白鸣绵一眼:“嗯?”

    收了书包出了教室门,庄南毓说:“等我一会儿啊,我上个厕所。”

    “没事的。”不怎么亲密,但是却很温柔。

    白鸣绵到家的时候刘姨刚把汤端到餐桌上。

    白鸣绵咽了咽口水,跑到洗手间去洗手了。等他出来坐下的时候,刘姨正坐在玄关换另一只鞋。

    “绵绵回来啦,今天阿姨给你做了可乐鸡翅和秋葵炒牛肉,还有冬瓜汤,你吃到明天中午应该没有问题的。”讲到这里顿了顿,像是难为情:“我明天下午再过来给你做饭哈,明天早上答应了要带孙子去游乐园的。这不暑假过了大半了,之前一直都没得去。”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高一开学报到,白鸣绵整个人可以用兴高采烈来形容。

    庄南毓从洗手间出来了:“好了好了,走吧!”

    “哦!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哈!过两天学校见!”庄南毓跟他挥手。

    正暗下决心的时候,突然一下撞到了夏齐修精壮的背。这一下吓得白鸣绵往后退了两步,又红着脸连说不好意思。

    白鸣绵看得觉得夕阳下的世界,只剩一个夏齐修。

    听着话题已经不再涉及八卦了,白鸣绵松了口气,也觉得自己可能是太敏感了,就笑笑抬起头说:“嗯,没什么意思,但是也是作业,学科歧视不好。”

    再怎么说让男孩子说软绵绵的绵,他都说不出口,情急之下就胡乱拿了个词,说完就红了脸。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

    “你想什么小鸟?你不要开黄腔啊我告诉你。”

    “白白往哪里走啊?我们往左边,一起吗?”庄南毓和夏齐修两家是邻居,其实白鸣绵就住在他们隔壁的楼盘,可是家里的司机叔叔要过来接他,所以他要往右走。

    他青春期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喜欢男孩子,眼前这个人的长相软萌可餐,简直是自己的理想型,可是这个当头一问,他真不知怎么回答,只能实话实说:  “啊?是不是认错人了啊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三个人说着就往外走,白鸣绵自觉地走在后面成了一个三角形,想着平复一下自己的心跳。又觉得这两天是幸运女神降临了,以后要优先写语文作业,要把字写得更工整一点。

    第3章 鸣绵

    这不是摆明了不想把这个天聊下去么?

    “上···上课···写作业···”白鸣绵老实回答,他也没撒谎。

    女老师不好意思地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啊同学,你没事吧?”

    “白白你想啥呢?想得这么入迷?我刚看你低着头笑,怎么的,在想喜欢的人么?”庄南毓比夏齐修更会自来熟,又和白鸣绵差不多高,这就和他开起了玩笑。

    “没关系的,嗯,没关系。”白鸣绵看着那杯加了仙草的四季奶青,轻轻地说着又接过了练习册。

    “没事的,您去吧,真的。我妈那儿您不用担心,我去解释就行了,钱照给。”说着夹了一筷子牛柳,和秋葵炒在一块儿,入口滑嫩。

    “你假期怎么过的?”夏齐修随便找了个话题。

    白鸣绵站在那里低着头,倒是夏齐修开了口:“我记得上次五一的时候,你也写了语文作业借庄南毓抄了,语文作业有啥意思啊?有啥好写的,感觉写了也没用啊,考试的时候——”

    哦,果然笑了,好像还开心得有点克制?

    不对,他都不看自己。

    “你想啥呢?你听没听我讲话?”庄南毓刚夸一部新番夸得天花乱坠,就看着夏齐修这边没反应。

    “好香啊!没事的刘姨,你明天就别来啦,我明天就没课了,自己在家对付对付就行,饿不死的,您带孙子好好玩吧!”

    他明显看到白鸣绵眼里的光被自己一个响指给打灭了。“没···没认错的,不记得没事的,我叫白鸣绵,鸣叫的鸣,绵···情意绵绵的绵。”

    后来他去找庄南毓说话的时候,也试图讲过两次话,可是对方总是言语简短,好像不太愿意参与。渐渐的这个人物的存在感就弱了。

    这一声嗯得充满了怀疑的意思。

    夏齐修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回复了,这三句话分别的意思是,不用谢我,好的我们一起走吧我很开心,我没有等很久,我想跟你们呆一会儿的。

    夏齐修听着庄南毓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旁边讲闲话,心里第一次觉得,这个白鸣绵,除了长相是自己的菜,人,好像也挺有趣的?

    他这话是无意的但也确实是顺着夏齐修刚才的职业歧视的梗了。

    “您别担心了,没事的,您骑车回去注意安全,还有点晒。”

    “嗯,拜拜。”说着他也跟庄南毓挥手。又抬起眼来往旁边夏齐修的方向看,放在平时夏齐修估计也就手插口袋说句拜拜,但余光瞥见白鸣绵小鹿一样的眼睛瞄着他,自己看过去对方又眼神闪躲,他就想跟他挥挥手看会怎么样。

    等电梯的时候最怕这种尴尬的沉默,庄南毓也自觉说错了话,又不好再说什么。

    夏齐修发现了,白鸣绵真的很容易脸红,跟他讲话的次数一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他总是红着脸的。而且总是声音很小,弄得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长相可怖的洪水猛兽了。

    眼看着老师冒着热气的杯子就要碰到白鸣绵的背了,夏齐修一把抓住了白鸣绵的手腕,把人往自己这边带了带。

    “没听,想小鸟儿呢,你说啥?”

    白鸣绵背对着站,没看到老师往这边走过来,还在想着要不要问问夏齐修的假期怎么过的。

    老师进了洗手间,白鸣绵站在夏齐修左侧,又往右挪了一步,被夏齐修发现了。

    砰砰——

    这话惊得白鸣绵连忙抬起头摆手道:“没有没有,没···没有···”

    “嗯!拜拜!”白鸣绵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没有什么变化起伏,但心里比里到家吃到凉西瓜瓜馕的正中心还要甜。

    “我往右边。”

    “我叫夏齐修,修身齐家那两个字。你好你好!“说着伸出手和白鸣绵握了握。

    “是啊,白白辛苦!语文作业有啥意思啊?”庄南毓赶紧补救一下同学情谊。

    夏齐修边说边合上了白鸣绵的作业,抬起头的时候没有了对着庄南毓的熟稔和没分寸,倒是很有礼貌地看着白鸣绵说:“谢谢啊,走吧一起走,人都走完了,害你等我们。”

    之后才陆陆续续地恢复,工作再怎么忙也总会留一个人在家里陪孩子,但确实带孩子这方面没有经验,就请了刘姨搭把手。


努力加载中...
章节内容被浏览器屏蔽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广告过滤功能或者更换浏览器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